动画相关文化设施的社会功能

所属栏目:文化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文化设施包括场地、房舍、装备与器具、资料等,这些设施是随着文化活动的开展而逐步完善的,对文化的发展和人们的生活有十分重要的影响。文化设施的种类有很多,大体可分为艺术表演设施、学习阅览设施、文化娱乐设施、体育锻炼设施四大类。海底世界、民俗村、动物园都可以称为虚拟性文化设施,它们脱离了各自物质所存在的时间(历史)和空间(地域),跟原本他们所生存的实际环境并不一样,这些事物更像是一系列展示在人类世界中活的标本,完全是一个供认观赏的人工环境,所以具有虚拟性质。由于本文谈及的文化设施和动画相关,所以大多设施倾向于艺术表演和文化娱乐类,如立体影院、主题公园等。那么,为什么这些动画文化设施也具有虚拟性呢?这是因为,这些文化设施都是动画发展的直接产物。动画是动画设计师根据自己的知识经验和主观意识创造出来的,是计算机生成的一系列连续的虚拟图像,所以笔者把和动画相关的文化设施也称为虚拟性文化设施。

  1、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的文化认知功能

  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是一个开放性空间,只有人、物、场,三者结合才能产生意义。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儿童和青少年,都可以通过立体影院、主题公园这些媒介来认知世界、感受世界。同时,也形成了真、善、美的基本价值观念。“幼儿期是每个人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期,这时候是学东西最快,最能接受新鲜事物的时期。游戏是儿童成长的阶梯、游戏和儿童的学习息息相关、游戏能折射出儿童发展中的问题、游戏可以宣泄儿童的不良情绪、游戏对儿童还有心理治疗的作用……”

  如今,城市越来越大,儿童和青少年玩耍的地方却越来越少,所以,对文化设施的建设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这些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通过声、光、电以及交互技术的支持,更能调动儿童和青少年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更能激发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据科学家考证,儿童很小的时候,总是把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事物相混淆,他们认为所有事物都和他自己一样,是有生命的。

  所以,动画片中拟人化的表现手法更适合儿童的心理特征。但是,儿童通过立体影院、主题公园所认知到的世界总是和现实生活产生一定差距。比如,在动画片中的动物角色总是拟人化的,温顺、可爱、“人性”十足……所以,每当他们在动物园中看到真实的动物,便感觉这些真实的动物却更不像动物。这些动物反应更加迟钝,全然不像动画片中的动物温顺、可爱。于是,孩子们会不禁问:“他们为什么和我在动画片中看到的不一样?”“他们为什么总是叫,却不和我说话?”“他们又脏又臭!”……最后,孩子们总是伴随着或多或少的吃惊和失望离开。而儿童在动画虚拟性文化实施中畅游、玩耍时,儿童的这种吃惊、失望的情绪又会得到补偿。如在主题公园中,所有的动画角色和动画片中的一样“真实”。这样,孩子们可以和自己喜爱的动画明星面对面的合影、交流、互动。也正是这种“超真实”,才让儿童的想象任意驰骋,才让他们无忧无虑、健康快乐的成长。

  2、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的消遣娱乐功能

  哪里有孩子的身影,哪里就少不了父母的陪伴。所以,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不仅承载着儿童快乐成长、认知世界的功能,而且还承载着构建和谐家庭的使命。忙碌了许久的大人们,在闲暇时间,带孩子出去走走,不仅可以满足孩子们的心愿,而且大人们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坐在立体影院,一家人吃着爆米花,看着电影;进入主题公园,一家人体验冒险、刺激的游戏,或看一看异国的风情,无不是一种视觉享受和身体体验。随着观影、玩耍时的开怀一笑,大人们在现实生活的重压和烦恼便一扫而光了。

  虽然,成人们已不再年幼,甚至不再年轻,但是,伴随着孩子们的笑声,他们仿佛又回童年,回想着自己小时候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这种怀旧的情愫便油然而生。“怀旧的情绪或情感是一种复合的情绪或情感,包括惆怅、感伤、依恋、思慕等。因为怀旧总是指向美的、和谐完满的过去,因此它的主调也是积极的、肯定的、优美的……”

  这种情绪是建立在回忆的基础上的,是现代人面对紧张、快节奏的生活所产生的一种心理保护机制。所以,这些具有童趣的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可以勾起大人们无尽的回忆,无疑对建构和谐家庭、缓解社会矛盾起到了一定作用。

  3、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下的意识形态

  既然,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是文化发展的产物,它就必定包含了一定的意识形态在其中。在这个意义上,迪斯尼乐园是传播美国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迪斯尼乐园遍布全球,在中国的香港和上海都已落户。它给人们带来欢乐的同时,也把美国的意识形态带到了中国。也许我们并不了解美国,但是我们却了解迪斯尼,迪斯尼便成了美国的代名词。但是,迪斯尼乐园呈现给大众的美好和美国的现实的美国却形成了巨大反差。正如海德格尔所说:“世界图像时代”已来临。“从本质上看来,世界图像并非意指一幅关于世界图像,而是指世界被把握为图像了。”

  迪斯尼乐园的这一文化现象已被广大学者所关注,其中,著名学者波德利亚就曾指出:“迪斯尼乐园所以在那的原因是要掩盖如下事实,此乃这个‘真实的’国家,‘真实的’美国就是迪斯尼乐园。……迪斯尼乐园展现想象物,是为了使我们确信其余的世界是真实的,而实际上洛杉矶和周围的美国则不再真实,它们是超现实层面和仿拟层面的产物。问题不再是现实(意识形态)的虚假再现,而是遮蔽了现实物不再真实的问题,是拯救现实原则的问题。”

  可以说,这是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冲突。

  我们并不是要抵制迪斯尼乐园在中国落户,而是要把迪斯尼乐园和真实的美国分开来看,不要把虚拟和真实混为一谈。

  虽然,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带有一定的弊端,但是,它毕竟给电子传媒时代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方式。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城市中如果没有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生活将是怎样?所以,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所承载的社会意义是不可替代的。正是因为这些媒介,打开了我们认识世界的大门;也正是因为这些媒介,才让种种不可能的理想变为现实。动画的流行,可以带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的繁荣;相反,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的繁荣也会促进动画的发展。动画虚拟性文化设施是科技进步、时代变迁的产物。所以,动漫的发展不仅需要政府的扶持,还需要顺应市场的规律。只要我们合理利用,它们将提供给我们更便捷、更美好的生活。

  参考文献:
  [1]斯卡雷特.儿童游戏:在游戏中成长[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8:32.
  [2]佟婷.动画艺术论[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7:148.
  [3]周宪.文化的现代性与美学问题[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120,13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