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认知、行为与知行探讨团队学习过程的概念、模型与测量

所属栏目:组织行为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当今,组织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例如任务日趋复杂、经济条件不断变化、全球化竞争等,唯有持续不断地学习才能保持生存和健康发展。团队是组织学习的基本单位和核心,因而,国内外许多研究者将目光聚焦于团队学习研究,即界定团队学习基本问题( 概念、分类、模型构建等)与详尽探讨其机理(影响团队学习的前因及团队学习的后果关系)。目前,团队学习的研究重点已悄然改变,由基本问题界定扩展到前因后果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转变的发生并不意味着学界已对团队学习基本问题形成一定共识,而是恰恰与之相反,研究者依然众说纷纭。
  
  第一,团队学习是指学习的过程还是结果? 多数学者将团队学习视作一种过程。例如 Kasl 等认为团队学习是群体为其成员、为群体系统自身以及为群体外的其他人而创造知识的过程。但也不乏研究者从学习的结果角度去观察团队学习,一般存在于工作情景模拟研究或实验研究中,强调团队成员之间的知识转移,以任务的完成与否或目标的实现程度来衡量团队学习是否发生,即团队学习后的成果。本文重点关注的是“团队学习过程”的相关研究,下文中如无特殊说明“团队学习”即指“团队学习过程”。
  
  第二,如何定义团队学习? 有哪些类型的团队学习过程? 团队学习的具体过程是什么? 如何测量团队学习? 学术界就上述问题存在多种观点。我们通过细致解析相关文献发现,“认知”与“行为”是团队学习过程的两个重要方面,因而存在着三个研究视角: 认知视角、行为视角与知行视角。认知视角侧重于从认知层面观察团队学习,将之视为成员对知识或信息的获取、分享、存储和检索等过程; 行为视角关注的是团队学习的行为过程,如整体协作、采取行动、试验、讨论等具体行为与行为的变化; 知行视角则认为团队学习是成员认知与行为均发挥作用、产生变化的过程。
  
  鉴于上述研究现状,本文将系统梳理既往的团队学习研究,对团队学习过程的概念、模型与测量等基本问题从认知、行为与知行三个视角进行综述,并在此基础上指出未来团队学习研究中值得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三种视角下的团队学习概念
  
  学术界从认知、行为与知行三种视角对团队学习进行了界定( 见表 1) 。持认知观的代表人物是Argote 等人,将团队学习视为团队成员间获取知识、分享知识和整合知识的活动。许多研究都是基于 Argote 的团队学习定义展开的。持行为观的研究者相对较少,Senge 是较有代表性的一位,他特别强调了成员间彼此互动配合行为的重要性。知行观则认为团队学习是成员认知与行为均发挥作用、产生变化的过程,代表人物是 Ed-mondson,她特别强调了团队的“反思”与“行动”两个方面,其后续研究则进一步强调了“反馈”与“做出变化”的重要性。三种观点各有侧重,即使是持同一观点的学者在具体界定团队学习时也存在诸多差异。其主要原因在于,团队学习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而是个“抽象的”、“伞式的”术语,对其进行统一的、非常具体的、操作性的界定实为徒劳。因此,我们真正需要做的不是将各种定义统一化,而是从三个视角去深刻领悟团队学习的内涵,使其能包容来自各种理论视角(如信息处理理论、社会网络理论等) 的研究。
论文摘要  
  二、三种视角下的团队学习过程模型
  
  多数学者将团队学习视为一种过程而非结果,研究者对学习过程进行细化分解得出团队学习过程模型,这些模型可分为三类: 认知过程模型、行为过程模型、认知与行为过程模型(见表 2) 。认知过程模型从认知或信息处理视角出发,将团队学习分为信息获取、分享、分配、存储、检索等过程。
  
  行为过程模型强调学习中的具体行为活动过程。认知与行为过程模型则在过程分析中纳入了认知与行为两个方面,认为团队学习过程包括加入、准备、试验、反思四环节。模型中所涉及的各个过程,有些是依学习过程的顺序而考虑的,如 Cangelosi & Dill 强调了从学习的准备和开始到学习结果的全过程: 初始、搜寻、理解、巩固; 而另一些则只是指出了学习的各个环节,这些环节不一定有先后顺序之分,但各环节间又往往是相关的,如 Akgun,Lynn & Yilmaz 提出的“信息获取、信息使用、信息分享、遗忘、思考、即兴发挥、洞察、储存”。无论模型是如何界定的,都有助于更深入地剖析和理解团队学习问题。
论文摘要    三、三种视角下的团队学习测量
  
  从已有文献中采用的团队学习测量问卷来看,多数研究者是基于其提出的团队学习过程模型而设计问卷,测量视角主要包括认知、知行两个方面,其中最为常见的是知行视角。
  
  认知视角的团队学习测量。Offenbeek 从认知视角将团队学习分为信息获取、分配、汇聚式洞察和分散式洞察、存储和检索共 4 个过程,分别设计了测量条目。Akgun 等则更细化为信息获取、信息使用、信息分享、遗忘、思考、即兴发挥、洞察和储存 8 个过程,开发了包含 37 个条目的问卷。
  
  知行视角的团队学习测量。对团队学习的认知与行为过程同时进行测量的问卷颇多,最为经典的是 Edmondson开发的问卷,共 7 个条目,测量内容包括团队内部的反思和行动过程。其问卷开发过程颇为科学,建立在现场观察、访谈等基础之上,因而问卷得到很多学者的关注。相比较而言,Edmondson 在 1996 年的博士论文中所开发的团队学习调查问卷似乎并不十分引人注目,即使 Ed-mondson 本人在后续研究中也并未延续使用该问卷。但事实上,Edmondson1996 年所开发问卷的优势在于区分了内部团队学习与外部团队学习并分别进行测量,因此更为全面。
  
  Wong 重新定义了团队内部学习与外部学习的概念。对于发生在群体内成员之间的知识获取、分享和整合活动,称为“内部学习”,而发生在团队成员与团队外部人员之间的知识获取、分享和整合活动则称为“外部学习”。在借鉴其他问卷的基础上,开发出自己的内/外部学习问卷。
  
  Gibson 和 Vermeulen 认为团队学习包括三个不同行动: 实验、反思性沟通和知识编码。相应地,其问卷分别针对这三个方面各设计了几个条目。与其他问卷不同的是,在计算团队学习总体水平得分时并非对三个测量的得分进行加总或者平均,而是将得分相乘。因为在 Gibson 和 Vermeulen看来,这三个行动缺一不可,彼此不可相互替代。
  
  四、结论
  
  问题一: 团队学习无统一的定义,但学界对团队学习的内涵可取得一些共识。一是团队学习是成员的认知和行为共同发挥作用、产生变化的过程,研究者可根据需要从认知、行为或知行角度进行研究; 二是团队学习包含“变化”的产生,如知识的改变、行为的改变、团队体系的改变等; 三是团队学习的目的是使团队更好地适应环境及更好地发展。
  
  问题二: 团队学习可分为内部学习与外部学习,但鲜有学者将团队外部学习从团队学习中分离出来单独研究,我们认为,其一,学界应加强团队外部学习研究。团队作为组织的一部分,其学习行为不仅仅局限于团队成员之间,而是只有通过与外部环境的互动才能更好地完成其使命并维持其生命力,团队的外部学习行为有助于提高团队绩效水平,因此是至关重要的。其二,如何平衡内部与外部学习行为也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之一。为数极少第 1 期 赵慧群,李慧君: 团队学习的概念、模型与测量: 基于三个视角的综述85的团队内、外部学习研究显示,一方面,两种学习行为对群体绩效的促进方式不同,内部学习行为有助于群体效率的提高,而外部学习行为则更能促进群体创新性。另一方面,团队内部学习与外部学习之间在特定条件下会互相影响,外部学习能力越强,则内部学习能力对团队绩效的正向影响作用会越弱,而团队向其他团队的外部学习行为需要在团队内部存在学习的前提下才会对绩效产生影响。那么,团队到底该如何平衡内部与外部学习行为?这一方向的研究对团队管理实践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问题三: “认知”与“行为”是团队学习过程的两个重要方面。在团队学习的界定、团队学习过程/能力模型等问题上,都存在认知观、行为观及知行观三种不同的观点。相比较而言,知行观更为全面。学界在深入研究团队学习前因、结果关系前可以选择某一视角切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