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急动态联盟组织的分类与利益关系研究

所属栏目:组织行为学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动态联盟在组织结构方面具有快速响应变化、适应变化的敏捷性优势,应急动态联盟是应急管理的动态组织支撑体系,该组织体系通过应急信息平台,把地理位置分布不同的多个成员组建在一起,形成一种有时限(非固定化)的相互依赖、信任、合作的关系,提供应对危机的经济资源保障. 其实质在于突破单个组织的界限,使得包括经济、社会力量在内的所有应急动员组织能够充分利用自身的核心优势,共同满足紧急需求,并随着动员任务的变化而运行或解体,由此实现社会损失最小化、应急动员成本最小化等目标,有效、充分地利用现有社会资源.

  在应急管理活动中,如何选择承担不同应急任务的主要组织、协调组织之间的关系,是应急动态联盟构建的关键问题之一,而利益相关者理论正是分析和研究组织关系与协调的有效方法. 本文引入利益相关者理论,利用其分析企业的方法来分析应急动态联盟组织的分类与利益关系,为提高应急管理能力提供参考和借鉴.

  一、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概念与分类

  (一)应急动态联盟的利益相关者

  斯坦福研究院的学者在 1963 年首次提出利益相关者概念,认为"利益相关者"是"那些除股东以外对组织存续具有重要利害关系的团体". 米切尔和伍德(Mitchell & Wood)曾总结了从 1963-1997 年的 27 种代表性概念表述, 主要总结为两类:(1)以弗里曼(Freeman,1984)为代表的广义定义,认为"利益相关者是那些能影响一个组织目标的实现,或者在组织实现其目标过程中受到影响的人或群体";(2)以卡拉克森(Clarkson,1994)为代表的狭义定义,认为利益相关者"在企业中投入了一些实物资本、人力资本、财务资本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并由此而承担了某些形式的风险,或者说他们因企业活动而承受风险"[1].

  参考广义定义,给出应急动态联盟的利益相关者的概念---能够影响应急管理准备、处置、恢复过程,对实现应急目标有一定影响和作用,或受到应急管理目标实现过程影响的人或群体. 这些利益相关者在应急过程中投入了实物资本、人力资本、财务资本等有价值的东西,并在一定契约条件下对应急效果承担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并因此对自身产生一定影响. 应急动态联盟追求的是社会公共利益,而公共利益不能仅由单一主体来界定,是涉及了政治、经济、社会组织的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过程[2],因此,有必要将这些参与应急的利益相关者进行合理的分类,便于建立有效的应急动态联盟.

  (二)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的分类

  参考国内外对于利益相关者分类的依据,借鉴威勒的利益相关者的二维模型, 根据应急管理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目标, 可建立以影响力和合约为主,社会性为辅的三维利益相关者模型. 影响力和合约关系体现了参与应急过程的组织的应急能力以及应急的驱动力, 而社会性则代表了组织是否直接参与到应急决策或实施的过程中, 如图 1所示.

论文摘要

  二、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动态转化

  (一)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的分类与动态

  联盟联邦组织模式动态联盟可表现为多种组织模式,联邦模式是应急动态联盟最典型的组织模式. 联邦模式下,所有参与者在平等的基础上相互合作,参与者在保持自身独立的同时,为动态联盟贡献自己独特的核心能力. 应急动态联盟的联邦模式的组成结构包括应急动态联盟核心层、核心组织层、外围组织层(松散层)[3].

  核心层:由各级政府应急机构、国民经济动员机构、各级各类应急资源保障部门等构成,主要负责研究、建议、参与制定各种应急和动员法规政策,组织应急的平时准备工作,为应急动态联盟吸收符合核心组织层要求的各类企业,建立通畅的应急信息平台,对联盟应急过程进行监督,保证联盟的可靠性,是统筹、控制应急活动的核心组织. 核心层对应威勒的应急动态联盟三维利益相关者分类模型的高影响力高合约型中的政府部门.

  核心组织层: 是执行应急过程的主要力量,由大型物资储备基地、资源或物流型企业集团、大型医疗卫生救援机构等组织构成,核心组织层根据应急需求确定应急任务后,负责吸纳其他外围的企业加入应急动态联盟,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高效地完成动员任务. 核心组织层对应威勒的应急动态联盟三维利益相关者分类模型的高影响力高合约型中的与政府签订契约的企业集团、应急专用物资储备中心、医疗救援中心等,以及高影响力、低合约型的企业集团、应急专用储备中心与救援中心. 部分签订契约的具备特殊救援技术的小型企业有时也作为核心组织层发挥独特作用.

论文摘要

  外围组织层:主要指那些在应急活动中临时承担部分任务的企业或是其他经济组织,对应于威勒三维利益相关者分类模型的低影响力的两类企业与社会组织.
论文摘要

  以上对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的界定 (图3),涵盖了应急动态联盟生命周期所有 阶段 ,全面覆盖了可能构成联邦模式的所有潜在的动态联盟成员. 此外,应急动态联盟的联邦模式是应急处置阶段较为常用的一种组织形式,是一种随时间动态变化的过程模型,其构建过程体现了应急情况产生时, 根据应急需求快速构成资源供求关系的过程.

  因此,结合利益相关者与联盟模式进行分析,更便于研究应急过程各种类型的利益相关者在全生命周期的动态模型中转化的过程,能够有效引导政府评价与总结应急处置过程、 改进应急准备工作、完善灾后重建的引导和利益补偿机制.

  (二)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的动态转化与政策引导

  从应急管理的全生命周期角度来看,在应急动态联盟的准备、构建、解体等不同阶段,受应急环境的影响, 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各有其不同的参与形式:有的参与了全过程,有的仅参与应急准备或灾后重建过程. 在发生突发事件后,各类利益相关者在应急动态联盟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遵循应急管理的相关政策法规,权衡个体的公共责任与个体利益[4],参与到应急过程中.

  总的来说,对于利益相关者的研究,除了范围界定和分类外,主要集中在研究公共利益与个体利益之间的冲突与协调关系、以及不同个体利益之间的协调. 而本篇文章则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探讨在构建应急动态联盟时,政府如何通过政策工具有效地引导各类利益相关者积极参与应急,并对其进行相应的约束.

  第一,对应急产业有效投入,应急利益相关者(企业、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机会.

  近年来,国家对应急管理的软硬件投入不断增长,着力建设各类国家级、省市级公共安全应急信息平台、 建立与完善重大自然灾害预警与救援系统,完善突发公共事件防范与快速处置、监测与防御等保障公共安全的手段,因此为企业提供了参与应急管理准备的市场环境. 政府还出台了相应的产业政策、财政税收政策、政府采购政策等,引导企业积极参与应急产品研发和制造,扶持应急产业的发展,在这过程中,把握住机会的企业有可能在此过程获得很高的利益回报, 因此逐渐成长壮大 (图 3向上虚线箭头), 在政府扶持下发展成为有能力的规模企业, 推动应急技术的转化和应急产业的发展.

  第二,应急的激励、约束型政策[5],引导与 控制利益相关者(企业、社会组织)加入应急契约.

  不同类型的利益相关者关注并期待的利益不同,因此,因地制宜地制定激励型、引导型政策,及时有效的满足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要求,能够有效激励其参与应急活动. 同时还需要制定控制型、约束型政策,能够避免部分利益相关者为了追逐个体利益而消极参与应急. 由图 3 向右的虚线箭头可以看出,随着激励型政策的制定,更多的企业和社会组织会与政府应急机构签订长期合约,成为应急动态联盟的紧密合作企业, 同时获得某些政策性优惠;相反,为了对合约企业进行约束,政府常常制定准入机制等控制型政策,除了减少企业为经济利益而盲目参与应急外, 还可能导致虚线箭头的反向作用,即令不再满足条件的某些合约型紧密合作企业转为一般松散合作企业.

  第三,推动应急技术创新,促使应急利益相关者优胜劣汰.

  复杂多变的突发事件情景,以及应急工作本身的特殊性决定了技术创新的重要性. 技术创新直接决定着应急产业的生命力,要提升灾害防御和紧急救援的能力,保障国泰民安,就必须推进应急的科技创新与应用. 推动应急技术创新,可以为掌握或开发应急技术的利益相关者带来机会,同时也是对一些技术相对落后的利益相关者的挑战. 在推进技术创新的过程中,应急利益相关者优胜劣汰,总体上可以提高国家的应急能力.

  第四,加强对应急管理的评价工作,完善事后补偿措施,稳固应急企业、组织的契约关系,并淘汰实力较差的组织.

  政府对应急活动进行评价,主要是评价整个应急动态联盟是否有效地实施了应急处置. 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联盟核心层和核心组织层是否能够及时沟通、协调,实现对应急的有效控制;二是从联盟核心层的角度,判断微观的应急利益相关者个体是否及时完成了联盟分配的任务. 政府需要加强对参与应急活动的利益相关者个体进行评价,根据评价结果,从而采取不同的对策:或者继续保持应急契约关系,或者建议改进,或者终止合作关系,借此引导应急利益相关者的良性转化. 而应急动态联盟的事后补偿机制,对应急利益相关者个体是否继续积极加强与政府的合作关系具有重要作用.

  三、结论

  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定义为能够影响应急管理准备、处置、恢复过程的,对应急目标实现有一定影响和作用,或受到应急管理目标实现过程影响的人或群体. 从影响力、合约与社会性三个维度,可以建立应急动态联盟三维利益相关者分类模型.

  不同类型利益相关者参与构建应急动态联盟各有其不同方式, 应急动态联盟利益相关者个体随政策、环境的影响而向不同的方向转化. 根据这种政策环境对利益相关者转化方向的影响,可以采取有效措施引导和控制应急动态联盟的利益相关者个体, 使更优秀的利益相关者积极参与到应急过程中. 这些措施包括对应急管理进行有效资金投入、建立应急的激励与约束型政策、 推动应急技术创新、加强应急管理的评价工作、完善事后补偿措施等.

  参考文献:

  [1] 王唤明,江若尘. 利益相关者理论综述研究[J]. 经济问题探索,2007(4):11-14.

  [2] 贾学琼,高恩新. 应急管理多元参与的动力与协调机制[J]. 中国行政管理,2011(1):70-73.

  [3] 张纪海. 基于动态联盟的国民经济动员组织研究[J].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7(2):16-29.

  [4] 李弘,王耀球,刘洪松. 基于企业社会责任的供应链利益相关者关系研究[J]. 供应链管理,2011,30(9):163-167.

  [5] 唐林霞,邹积亮. 应急产业发展的动力机制及政策激励分析[J]. 中国行政管理,2010(3):80-8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