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分析英国皇家学会构成、宗旨和管理机制

所属栏目:思想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着名的英国皇家学会(The Royal Society)是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古老而又从未间断过的科学学会,现已具有英国科学院的职能。而皇家学会在它的发展早期与当今的科学社团并无二样,它的成员结构、活动内容与形式也与今天的科学社团基本相同,特别是它的生存和发展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与今天的科学社团也无多少差别,甚至在如何应对这些困难和问题时所采取的措施也有许多相似之处。然而英国皇家学会却走了那么久远,发展得那么壮大,这不能不令人深思。英国皇家学会的发展引起了许多科学家、史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等极大的关注和研究,仅《英国皇家学会史》就有多部。着名学者罗伯特·默顿、刘易斯·科塞、亚·沃尔夫等在他们的着作中都曾有专题探索学会发展的深层原因。对于当今的科学社团来说,英国皇家学会所表现的内在精神、产生的各种机制体制、应对问题的重大举措等都具有深刻的启示和借鉴参考作用。

  一、学会领导与会员的强烈责任心

  英国皇家学会发展至今已有三个半世纪,呈现出了它的辉煌,但它走过的许多艰难的岁月却鲜为人知。实践证明:这与学会的领导和广大会员的强烈责任心以及他们拥有的一种“坚守”的品质是分不开的。

  (一)学会的灵魂---会长

  会长在学会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皇家学会发展至今,不知曾有过多少任会长,他们都具有很高的声望和权威性,具有很强的影响力。他们有的任期较长,有的任期很短,但对于大多数会长来说都能尽到应尽的责任。学会是民主之会,许多事务需要集体决议,因此每年召开的会议特别多,但许多兼职的会长都能尽量抽出时间来主持会议并同大家一起处理学会的事务。如首任会长布龙克尔勋爵可以说把毕生的精力都用在促进学会事业的发展上。在他任会长的14年间,学会共召开了170次理事会,他就主持了148次,出席会议的次数在学会的历史上仅次于牛顿和班克斯,所以莱昂斯说过,会长“他一出席会议就有权对理事会的决议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发现任何一个既经常参加会议又有领导气魄的会长,可以通过改进他们的组织和争取外界支持的方式对学会的工作施加很大的影响”.

  1703年是学会开始崛起的一年,着名科学家牛顿担任了会长,从被选上会长直到逝世,在所召开的175次理事会议中他就参加了161次,还出席了很多一般会议。牛顿除了在定期参加会议方面为后人树立了榜样外,他还使学会其他领导人对学会管理工作的重要性有了深刻的认识,因为他之后绝大多数会长都保持了定期参加理事会会议的优良作风.18世纪中叶,现代科学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阶段,科学知识的积累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奠定了基石。在这一时期,杰出的科学家麦克尔斯菲尔德勋爵担任了会长,他身体力行努力提高学会及学会出版物的学术水平,并呼吁会员们为保持学会的尊严和威望提供帮助。在他任职期间,理事会会议的数量从平均每年5次增加到每年12次,而他至少出席了2/3的会议。

  与此同时,学会在他的领导下完成了许多科研项目,为恢复学会的科学威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众多的会长中,还有一位值得一提的会长约瑟夫·班克斯勋爵,他整整为学会工作了42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上任后对学会的管理进行了改革,共召开了450次会议,其中由他亲自主持的就有417次。学会在他的领导下改革了学会候选人的选举办法,使科学家会员数逐渐上升。

  学会还进行了大量的科学工作,并成立了多个单学科的分支学会和皇家科学院,有力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上述只是列举了众多会长中的几个典型,对绝大多数会长来说,除了能积极参与学术会议和活动外,还带头捐款、捐物并凭借自己的人脉为学会做了许多义务性的工作。皇家学会正是在他们这些热心人的带领下,才克服了重重困难迎来了辉煌的今天。而如今一些学会的会长却常常以“繁忙”为由而疏于学会事务,使好不容易成立起来的学会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会员交流学术的平台也被荒废,所以英国皇家学会的发展值得我们借鉴。

  (二)学会的职员---司库和秘书

  根据国王特许状所说,英国皇家学会的职员除了会长外就是司库和秘书了。司库相当于如今的学会会计,秘书相当于学会秘书长,这两个职务担务着学会繁重的日常事务,执行着学会的政策和理事会的决议,有时会长不在的情况下还主持学会的工作。从皇家学会的历史来看,担任这两个职务的职员绝大多数都能尽心尽责,他们几乎参与了学会所有的事务和会议。

  作为司库,在学会的授权下必须为学会的发展筹备、管理和运作好学会的资金,特别是在学会财政困难时期,工作更为艰难。威廉·巴尔是学会的第一任司库,当时他给学会赠送了一个“保险箱”,用于存放现金和有价值的文件,还捐赠了100英镑作为学会的活动经费。以后历任司库在收取会费、管理捐赠、买卖公债、运行房产土地等一系列措施方面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特别是1830年,约翰·卢伯克勋爵担任司库,因他曾是家庭银行的董事,熟悉经济状况和基金管理办法,因此这一年学会对财务管理进行了改革,规定司库每年必须给学会提供一份审计报告,使会员对学会的资金管理有了更多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学会的财政也有了长足的发展。人们评价说:“卢伯克勋爵在任司库期间为学会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如自1831年每次年会之前他都把帐表打印好交给会员传阅;他重新整理帐目,提出对资金更合理的管理方法,并批评学会过去不关心财政状况的现象”.虽然在各种《英国皇家学会史》上对司库的功绩记载较少,但可以肯定地说,优秀的司库可以为学会的发展打好经济基础。

  学会的秘书任务极为繁重,也更为重要。亨利·奥尔登伯格曾任秘书15年,他在任秘书2年之后对这一职务进行过描述:皇家学会秘书的事务是经常出席学会和理事会会议,记录在会议过程中的发言和所做的事情,会后加以整理,然后细心地把它们记录到日志本和登记本上;阅读和修正所有的公文条款;征求人们对推荐来的和已完成的工作意见;负责执笔寄往国外的信件和答复国外的来信,最起码要与50人通信;努力满足外国人对哲学有关问题的求解,并尽可能地给予他们指导与答复.当1665年学会的会刊《哲学论坛》出版时,编辑和发行等工作也落到了秘书身上。由此可见,学会要找到本人愿意而又合适承担秘书工作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虽然如此,但从皇家学会的发展历史来看,许多着名的科学家都曾担任过秘书,如物理学胡克、文学家哈雷、医学家斯洛、动物学家沃勒等,并且他们都在秘书的岗位上工作了好多年,有的还承担了学会机构改革的艰巨任务,使学会管理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三)学会的主体---会员

  皇家学会的会员从最初的少数几个人发展成规模宏大的科学组织,对此中国科技大学的徐飞教授等人对它的会员变化进行了研究,认为这与科学体制密切相关.但笔者在对皇家学会历史的研究过程中发现,在学会发展的前100~200年间,学会所建立的体制跟人数变化并无多大关系,因为当时的学会并未如现在学会的科学威望,它的会员资格也没有多少社会资本,只是一些对自然知识感兴趣人们的自由组合。虽然学会的会员成份多种多样、复杂不一,既有科学家也有非科学家,但绝大多数会员对学会具有强烈的责任心这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看出:一是绝大多数会员都能积极地参加学术会议;二是会员们都能积极地参与学会的各项活动和事务;三是大多数会员能够按时交纳会费。最难能可贵的是,从会长到普通会员他们出于对学会的挚爱和强烈的责任感,在学会困难时期都能主动地捐款、捐物,甚至还有一些理事把自己的土地、房产或遗产都捐赠给学会,帮助学会度过各种难关。

  二、学会的宗旨明确,目标坚定

  在皇家学会成立之初就有一小部分人只要一有机会就集中在一起交流学术,这种持续了多年的活动被罗伯特·波义耳称为“无形学院”.这种“无形学院”虽然人数不多,但参加这个团体的唯一条件就是必须是“新哲学”热心的支持者,其政治身份并不特别重要。他们虽然只是一个团体,但他们在普及自然知识方面表现出突出的热情与精力。这种“无形学院”式的活动,不仅导致了学会的成立,而且也明确了学会的宗旨,坚定了学会的发展目标。为了学会的宗旨和目标,皇家学会在学会管理和各项活动中进行了漫长的探索。

  (一)会员的成份为实现宗旨和目标奠定了人才基础

  科学家会员成份是确保实现学会的宗旨和目标的根本保证。自从皇家学会成立之初,学会就渴望有更多的科学家进入学会,但是基于当时的条件,一方面,一些科学家对学会这类组织还缺乏一定的认识;另一方面,学会的生存基础还比较薄弱,需要有更多的人帮扶,同时学会毕竟是一个松散型社会组织,只要有志于促进自然知识这一宗旨都能入会。因此,皇家学会初期的成员比较庞杂,非科学家人数占有一定的比例,这虽然对学会宗旨和目标的实现有一定的影响,但丝毫没有动摇学会的决心以及学会作为科学组织的影响力。正如人们所赞扬的那样:“在整个学会的历史中我们发现学会的科学威望主要是由相当少数的会员建立、维持和提高的,这些人有杰出的天才和科学预见,学会正是把它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逐渐建立起来的科学威望归功于牛顿及其他的继任者。……正是他们作为理事会成员和各种委员会的成员对学会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正是这些人的贡献使学会的历史更加引人注目;……正是学会里的杰出成员不倦地效力于他们所推崇的研究工作并长期为学会做大量的工作,才得以抵制那些非科学家的多数会员所带来的不良影响”.

  牛顿任会长时期理解又赞赏学会的宗旨,依靠他的巨大科学威望,使学会里科学家的会员人数有所增长。到了18世纪中叶,英国逐渐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强国,以科技知识为标志的皇家学会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学会人数虽不断上升,但学会的结构失调还是影响了学会的宗旨和既定目标,曾受到人们的批评和不满。班克斯勋爵当选会长后对学会管理进行了改革,特别是在会员入会的资格方面首先考虑的是他所具有的科学知识,或对促进科学进步的兴趣以及对学会的帮助。对此,他提出了两条原则:第一,任何人不管他的等级和财产如何,只要有良好的科学教养,尤其是进行过有创见的科学研究即可入会;第二,有钱、有地位的人只要愿意促进和赞助科学即可入会。此后,皇家学会经过多年的运行学会会员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科学家的会员占了大多数,从而使皇家学会终于成为被世人所称道的科学学会。

  (二)学会的科学活动推进了宗旨和目标的实现

  早在1663年,着名的科学家罗伯特·胡克就在他所写的一卷论文里对皇家学会的目标和任务进行了全面的概括(此论文现存放在不列颠博物馆里):通过实践促进自然知识、各种手工艺、制造业、机械操作、工具改革和发明创造(不受神学、玄学、道德、政治、语法、修辞、或者逻辑的干涉),努力重新发掘那些目前失传、允许使用的手工艺和发明创造,检查所有的方法、理论、原则、假设、原理、历史和古今着名学者的实验(包括对自然事物、数学、机械、发明等提供证据和实验),总结出一套完整、正确的哲学规律来详细地解释自然现象,合理地反映各种事物的起因。与此同时,学会不会盲目地承认由古今任何哲学家提出的假设、自然哲学的规律或学说;也不会盲目地承认对任何现象的解释(它们的起因就象由此产生的结果一样,不能被热、冷、重量和形状所解释);也不能武断地给科学事物的规律下定义,不过将对所有提出的意见和观点加以答辩和讨论,直到经过慎重的思考和明确的辩论之后方能决定是非对错和取舍去留。只有从合理的实验、历史和观察得来的资料积累和学会每周会议上有关哲学的假设和哲学主题的争论才停息,任何解释现象的议论也才终止,除非有学会的专门指定或会长的批准才能继续进行,集会的时间将被用来提出或进行实验,讨论真理、方法,研究科目以及它们的用途,观察和讨论自然和艺术的特点或按理事会或会长的安排做一些类似的工作.从胡克的记述和皇家学会的历史来看,学会的学术活动基本上可以分两个方面:一是举办各种科学研讨活动;二是进行各种科学项目。

  皇家学会的会议除了处理日常事务外,很多会议都是科学研讨会或科学报告会,这一制度始终贯穿于学会的发展历史。在皇家学会成立后,马上恢复了早期的无形学院那样的聚谈、研讨和科学报告等活动形式,许多着名的科学家都在研讨会上作过科学报告,如科学家波义耳受学会的邀请就他所设计的空气泵以及关于空气的实验进行操作和报告;再如请伊夫林把他写的关于雕刻术和蚀刻术的论文带来宣读,另外他的那些关于植物学的观察报告也为人们所喜爱。科学家胡克经常在会上给大家介绍新的发明和创造,使人们在讨论中加深对科学的认识。如沃尔夫所述:“1662年,罗伯特·胡克被任命为皇家学会的干事,职责是为每次会议准备3~4项他自己和别人的实验,以应学会的不时之需”.1743年,学会成立了“皇家学会俱乐部”,这一俱乐部是会员交流学术观点的正式场所,改变了过去会员在小酒店聚餐后的交流模式。正如人们所说,“哲学家们成立了俱乐部后就有了一起聚餐并讨论共同感兴趣的科学问题的习惯。当他们举行这样的聚会并积极出席时,人们就将此称为‘俱乐部',……并且人们都乐观地展望,如果组织得好,俱乐部可以成为永久性的研究机构,能更好地为会员们共同讨论有兴趣的科学事务提供充分的机会”.

  皇家学会主动承接各类科学项目,充分体现了学会作为一个科学组织的担当。早在学会发展初期,学会就应国王的要求协助国家测量纬度,后来学会还参与了经度的测量,会长还成为经度委员会的成员。到了1710年,英国女王授权学会派会员作为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的巡视员和台长,从此学会参与了天文台的重大科学活动,也与皇家天文台建立了合作关系。此后一段时期,学会还进行了一系列的科考活动,如对金星的观测、对北极的探险、对引力的测试等,大大地促进了科学的飞速发展。特别是1743年,学会作为国家权威机构对英国的基本度量衡进行了研究并确定标准,这在科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皇家学会的一系列科学活动,不仅彰显了学会的科学功能,也进一步推动了学会向既定目标的迈进。

  (三)学会的期刊促进了科学的传播和发展

  学会的会刊《哲学论坛》(有的称《哲学学报》,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是皇家学会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出版不仅充分体现了学会的科学宗旨和目标,促进了科学的传播和发展,也为广大学会会员提供了展示和交流研究成果的平台。正如A.P.哈维所说,“皇家学会的宗旨在其整个历史发展过程中始终是以科学刊物作为媒介,传播科学上的重大发现,以促进科学研究的发展”.《哲学论坛》出版于1665年,它的出版反映了学会的先驱者们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世界上许多重大的科学发现和发明都曾在刊物上发布过,如牛顿的光学原理、哈雷对金星的判断、富兰克林对电的实验和观测、度量衡的标准研究等都反映了当时科学发展的最新动态,在科学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充分体现了皇家学会始终对科学的关注和重视。

  三、创建了民主办会的机制

  体制当英国皇家学会向国王申请成立时,国王就给了他们民主办会的权利并授予了特许状:会员们可以自己决定学会要由多少成员组成并规定了申请入会人的条件和资格。“为了对皇家学会进行更好地管理、调节和指导,只要他们或他们的大多数认为是合适、有益、有利、有名和有必要的便可以合理地指导、起草规划,制定、选择和颁布这些法律、法令、规则和条例”.纵观皇家学会的早期发展过程,学会绝大多数事务都是由民主的方式集体决定的。

  (一)关于民主选举制度

  选举是最能体现民主的一项举措。早在学会成立之初学会就制定了选举方式,规定申请人入会必须走民主的程序。1682年,会长克里斯托弗·雷恩先生为了加强检查入会之事,理事会通过了一项专门的条例:“任何一个提出会员候选人的人应先把候选人的名字送交理事会,以便在下次理事会上进行讨论,否则无论此人多么够格,做过多少有利于学会的工作都不在考虑之列。如果提名者确实证明候选人对学会有利,那么候选人可以根据条例在下次学会会议上提名,被投赞成票的办理入会手续并付会费成为正式会员”.经过多年的实践,应该说皇家学会的入会选举比较成熟,“会员候选人必须由至少6名现任会员提名和推荐。皇家学会在由具有不同自然科学学科专门资格的会员组成的委员会的帮助下确定出32位候选人的名单并提请选举”.而对于学会的职员(包括会长、秘书和司库)和理事的选举同样如此,以多数会员的选票为标准,因此那些确有较强能力的人常被学会选出并长期任职,如胡克、哈雷、波义耳等一些着名科学家就在理事岗位上服务了好多年,为学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二)开启了近代学术民主的先河

  皇家学会开启了近代学术民主的先河。在学会成立前就有一批培根思想的追随者,他们每周在伦敦聚会,自由地讨论自然知识。他们无拘无束,冲破宗教思想的束缚,大胆地提出一些新的见解,波义耳把这一时期的聚会称之为“无形学院”.学会成立后,研讨会已成制度化,一切科学的问题和实验都可以在会议上研讨和演示并提出不同的意见,这里既没有谁以权威自居,也没有谁畏惧权威,大家都以平等的身份讨论问题。

  正如刘易斯·科塞所说:“他们不再满足于教会人士和经院哲学家确定的东西,努力地通过实验和观察而不是演绎推理向大自然索取秘密。他们试图通过辩论和提出证据,而不是依赖权威性作家来获得知识”.科塞还对皇家学会的这种民主的学术氛围进行了高度地赞扬,他说:“允许非科学家和有兴趣的业余爱好者在学会的事务中平等地发挥作用,这个事实是使科学合法化和制度化的一个强有力的手段。……皇家学会把不同地位和职业的人吸引到一起,使他们联合在一个共同事业中,从而对科学研究在有教养的人中间获得合法地位作出了有力的贡献”.可以看出,皇家学会是一个民主的学术团体。

  (三)学会的一切事务均由集体协商决定

  学会作为科学家的自由联合体,具有社会性和松散性,这就决定了它的一切事务包括它的生存与发展都由它自身来决定,皇家学会也不例外,对于有关学会的一切事务皆由学会集体来决定。学会的经费关系到学会的生存问题,因此学会曾多次召集会员大会要求大家献计献策,终于50年后皇家学会有了自己的房子,“……学会在这幢房子里开展了70年的活动,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会员们通过履行特许状赋予他们的职责提高了学会的威望。70年后,人们已经广泛地认识到学会的重要性,当时的政府主动地提议为学会提供萨默瑟宫殿作为它的活动场所”.

  四、以自身的能力和良好的口碑赢得支持和合作

  学会要想不断发展壮大,单有内在的动力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依靠外在的力量。皇家学会在其发展过程中一直没有放弃争取外界的援助,从国王、政府到社会各界。而这种援助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依靠学会自身的能力和口碑赢得的。

  (一)学会的科学权威性

  作为一个科学组织,重要的功能就是具有科学权威性。因此,皇家学会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常常以科学权威的态势展现在世人面前。在皇家学会成立之初,就有不少会员和其他一些人给学会送来大量的珍品以及许多被称为稀罕物品的东西,这些东西需要进行琢磨和检验才能确定是有用之物,还是荒诞不经的东西。因此,皇家学会就把这项最重要的任务摆到了首位,会员们仔细地对这些物品进行测试和检验并加以甄别。同时,学会为了提高培育自己的科学功能和科学威望,一方面尽可能地吸收科学家为自己的会员或理事,使其具有权威性;另一方面,不断鼓励会员要有科学的探索精神。正因为学会为了科学的宗旨和目标进行的不懈努力,受到了人们的普遍赞誉,成为当时一个重要的科学权威机构。正如刘易斯·科塞所说:“在特定的社会里决定着一种职业或活动发展潜力的要素,是它的参与者所得到的相对声望。只有享有声望的职业,才会得到相应的支持和尊重,这是它能够系统地发展和提高所必需的”.

  (二)学会赢得国王与政府的支持

  学会的科学功能也引起了国王的关注并受到了国王的赞赏。在学会发展的早期,国王就指派了几项任务要求他们进行研究,一次是送来2块磁石代实验之用,后来又送来了玻璃球要求检验,他还请皇家学会的人谈谈他们对敏感植物的看法,特别是有一次他要求学会承担建造一个月球模型的任务,学会把这个任务安排给克里斯托弗·雷恩。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终于按时完成了这个任务,国王收下了这个模型并把它放置在自己收集的各种珍稀物品当中.由于皇家学会的出色表现,英国的历代国王对学会的工作都极为满意,不仅给了学会科研任务,还多次给学会经费、房屋及土地等,并表彰学会的科学成就和对国家所作的贡献。

  鉴于学会的科学权威功能,得到了英国政府的支持和合作,如政府曾多次向学会就科学远征探险工作提出咨询,理事会设计了各种研究计划,终于争取到了有力的支持。除此之外,学会还承担了称量与测量标准的比较工作和一项地球物理工作---确定与苏格兰的斯奇荷连山脉垂直的铅垂线的偏斜度等,这不仅彰显了学会的能力,也改善了学会的经济状况。应该说,现在英国政府给学会相当多的拨款,而在当时争取政府支助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如1714年,天文学家哈雷在《哲学论坛》上提出1761年将发生金星横越太阳表面的天体运行现象,这个问题引起了天文学家们的注意,他们催促学会及早安排合适的时间仔细观察这一现象,理事会为此专门作了研究和讨论,决定在圣赫勒拿岛和本库伦岛进行观测活动。可是观测费用将达1600镑,这笔较大资金学会无力承担,而天文观测的机会又很难逢,对科学研究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于是,1760年学会起草了详细的报告送到财政大臣手中,请求拨款1600镑,最后财政部给予了批准。到了1768年,学会再次就金星观察之事申请4000镑,也得到了批准。由于经费得到了保证,这些科考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1816年,政府又把一项具有权威标准性的职能交给了学会,要求学会通过实验确定长度和大地测量学的标准问题,学会全力以赴地完成了这项可以奠定科学权威性的研究工作,因为英国议院所设的委员会曾宣布:皇家学会的尺子应作为法定的标准码.1849年后,由于学会的科学威望大为提高,政府也主动地关注了学会。第一财政大臣约翰·拉塞尔勋爵曾亲自写信说:计划拨款资助学会的科学调研,对政府来之不易的慷慨援助学会也毫不迟疑地接受.

  皇家学会这种优良的品质还得到了政府及其他部门的首肯,并与他们进行了多次的合作。如1773年,与陆军部合作进行北极探险科考活动.

  1817年,与海军部合作进行北极探险和西北航道的开拓工作.合作之事还有很多,不仅有科考探险,也有其他科学事宜。莱斯昂说:“政府的各个部门尤其是海军部,经常就有关科学事业的问题向理事会提出咨询,这样的事情虽然经常发生,但通常只限于有关对科学探险的问题,现在咨询更多的是有关物理或化学的问题”.如1823年,海军部向学会提出有关在舰船上采用铜复合材料的报告并请求论证。现在皇家学会的科学功能已得了广泛的认可,正如哈维所说:“皇家学会通过对专门向它提请咨询的问题提出它的意见以及通过其会员在政府各咨询机构中广泛开展活动而对英国的国家政策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三)学会与国外科学界的合作

  科塞说:“对科学研究价值的信念有赖于适宜的文化环境,除了必要的社会支持使其能够延揽从事系统科学研究的人才外,科学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前提条件是科学家本身合作意识的发展,这种自觉意识因17世纪英国社会对科学工作给予的承认而加强,并由于皇家学会为英国科学家提供了与国外同行建立联系的机会而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早在皇家学会成立初期就与外国科学界保持了密切联系,不仅吸收了一些外国会员,而且学会秘书还具有与外国会员和科学家通信的职责,如学会的会刊还发表外国科学家写的论文。皇家学会与法国科学院一直保持着通信往来,还经常进行互访和合作。如在1743年,皇家学会与巴黎皇家科学院共同对度量衡进行制作的比较研究;1783年,两家合作用三角方法测定格林威治天文台和巴黎天文台经度的比较研究等,这些都反映了皇家学会与国外科学界合作的成就,而皇家学会与美国科学界的合作也更加体现了学会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如学会不仅主动吸收美国着名科学家富兰克林为会员和理事,并在工作中让他参加了应用避雷针的专家委员会,最后的报告由他撰写。由于皇家学会的科学声誉,外国科学家经常来访,使交流与合作更为频繁。

  学会秘书奥尔登伯格在1668年写道:“学会在国外声誉鹊起,使外国人成群结队来到这里,以至于从今年3月以来,已有至少20多个旅行者来拜访我”.现在皇家学会已与世界上大多数科学研究机构有联系和合作,但对于几个世纪之前的皇家学会来说,能做到这一点是极为不易的。因此,科塞说:“在使整个西方世界的科学家建立起相互联系的链条上,皇家学会是其中关键的一环”.

  五、科学的管理与运作

  学会与任何行业一样要发展就必须科学地管理与运作。英国皇家学会作为一个自由的社会团体,发展至今已有三个半世纪,如果没有一整套科学管理与运作的措施很难走得这么远。而科学的管理与运作离不开人才的选定、制度的设计、资金的良性运作等。美国管理学师德鲁克认为非营利组织需要具备四个条件:“计划、营销、人才和资金”.

  (一)称职的会长和职员

  一个好的会长不仅能带出一支好的学会队伍,而且还能在学会的转折关头把学会带出困境。所以人们说:“在学会的关键时刻,迫切需要一个能理解学会的需要,并有特殊力量来进行人们所希望改革的会长”.皇家学会之所以发展到今天,就是由于在它的历史进程中选择了莫里、布龙克尔、牛顿、斯洛、班克斯、戴维等一批杰出的科学家和有识之士担任会长,他们既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又具有较强的管理能力,使学会克服各种困难,不断地向前发展。而优秀的学会秘书也是不可多得的,他们可以帮助会长处理一些繁杂的事务,如秘书理查德·沃勒在会长的支持下曾采取过许多的措施制止了当时学会的衰落,努力使学会工作转入了正轨。而牛顿的成就也与那些能干秘书的支持分不开的,尤其是汉斯·斯洛的帮助和支持,如斯洛从1694年任职到1713年,共参加了132次理事会会议中的116次。正如人们所说,“职员们这种克尽职守的苦干精神对学会帮助很大,为学会的管理工作做出了贡献,使学会的管理工作得以经常改善”.不可否认,学会的发展也有过徘徊的年代,会员们也曾设想让那些富有的贵族担任学会的会长或职员,认为这样能够顺利地度过难关或带动学会发展,但这种美好的愿望总与事实相违很少有实现的时候。所以莱昂斯说:“学会有关选举贵族和国家官员担任会长以使学会更好发展的设想从来没有获得成功,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能够长久任职,并能使这个组织的管理工作得到明显地改善和加强”.因此,学会选定一个称职的会长和职员对于学会的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对于当今很多科学社团在寻求发展中具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二)科学的管理制度

  科学的管理离不开好的制度设置,皇家学会在其发展过程中曾建立健全了一系列管理制度,如牛顿在任会期间曾创立了一套管理学会的体系,这套体系由他的同事及继承人汉斯·斯洛所发展持续了一个世纪,学会从他那里懂得了:要密切注意学会的会议及其他职员的事务,并慎重指导学会的政策,如果没有这些,学会是难以继续进步的.这一制度从根本上讲就是要求学会职员要努力督促广大会员履行好自己的职责,积极参与学会的会议和负担起学会的事务。从皇家学会的发展历史中可以看出,学会建立了委员会制度、科学成果奖励制度、同行专家评审制度等。

  委员会制度是民主管理学会的一项重要制度。学会在处理一切重要事务时,学会或理事会都能根据事务的性质或职能组织一个委员会并授权处理,处理报告需经学会会议或理事会议通过,而非个人说了算。委员会制度在学会管理以及处理学会事务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有一些委员会因经常需要而被固定下来。在19世纪末已经有21个各种各样的委员会在工作,使理事会摆脱了处理繁琐事务的烦恼,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现在委员会已经成为皇家学会管理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个科学组织为了体现它的威望和凝聚力就必须建立一种科学奖励制度。皇家学会为了表彰那些在科学领域做出卓越成就的人,在18世纪30年代设立了科普利奖(后来皇家学会增设了一些其它奖项,但科普利奖是最高的,也是最悠久的),通过科普利奖章的颁发激发人们发明的竞赛活动。在学会发展的几百年里,对那些进行重要科学研究并把论文寄给学会发表的人进行评选,使科普利奖的颁发成了国际上最重要的科学奖励。由于这一奖励制度的影响,许多奖章获得者和最杰出的科学家都纷纷参加了这个科学团体。

  学会的同行专家评审制度开创了近代公正、公平科学评审制度的先河。皇家学会自成立起就鼓励会员们积极地撰写科学论文和实验报告,并且在学会的会刊《哲学论坛》上发表。随着学会的发展和会刊的影响力,提交上来的论文不仅数量繁多,而且还涉及许多科学分支,以前那种由少数几个人组成的论文委员会远远满足不了发展的需要,特别是非同行专家的审阅曾遭到人们的严厉批评。后来皇家学会在论文评审方面进行了改革,聘请同行权威对论文进行审阅,这使学会和会刊提高了权威性,并成为仲裁“发明优先权”争执的机构。而这一制度化的过程吸引了英国和国外的许多科学家,他们争先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想获得皇家学会的权威判断。正如学会秘书兼主编奥尔登伯格说,“学会的这种公正原则和大方是非常值得称颂的,并且所有杰出的人都会得到鼓励并尽可能地通报他们的知识和发现”,而学会也被广泛地承认是一个权威性的科学家团体。对此,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默顿也曾给予了高度评价:“在确立它为一个权威性的科学团体的合法性的过程中,皇家学会逐渐形成了为重要的科学研究成果提供证实的规范和社会安排。……在提供满足这些利益的组织机制方面,皇家学会关心的是通过组织可以信赖和有相当水准的评价而保持其权威地位”.

  (三)良好的运行模式

  皇家学会的开创者们认识到,学会要发展离不开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物质基础,为了经费问题学会每年不知要开多少次会议进行商讨。对此,莱昂斯曾这样描述学会早期的情景:“一个新的团体要想有效地解决资金和成员问题,要想记载和整理保存所收到的通讯和其他同类团体保持的通信,那它首先必须做到工作有条不紊,计划严密周全。……多年来,由于学会资金来源不佳,所以管理班子的工作费用总是青黄不接,捉襟见肘。直到18世纪初期,建立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工作制度后情况才有所好转”.纵观皇家学会的发展历史,经费问题一直是制约学会进步的障碍。虽然如此,但是皇家学会从成立起就一直探索着如何运行好学会,从设立司库、收取会费到鼓励捐献、寻求支助和合作等,只要有利于学会发展的合法方法都可能被采纳。正如当年的斯普拉特主教在他的《皇家学会历史》中写道:“我相信,皇家学会将会流芳百世,即使资金来源继续处于不佳的状态,他们也将能够摆脱各种困境设法逐步走向缓和和好转,没有什么东西能阻碍纯哲学的发展,单靠提建议是无用的,应多想办法扩大收入,加强全面管理”.在多种管理方法的基础上,皇家学会也果敢地采用了经营或称营销的方法来聚集资金,这是学会当年摆脱资金困境的一项重要举措。他们把积余的经费、国王的支助和他人捐助的房产和土地等进行了有偿的运行,如学会曾利用余钱购买过非洲公司公债、东印度公司公债、“银行年金”和一些债券等以扩大增收资金的渠道,这样有效、细致的管理方式使学会的财政情况有所改善。与此同时,学会还根据当年英国的实际情况和自身掌握的资源对房产和土地进行有效的运行,或租赁或买卖等大幅度地增加学会的收入。

  现在英国皇家学会的资产应该说比较丰厚,各种活动均有保证,而当年学会在刚开始的100年间的财政状况令人堪忧,但他们采用了一些有效的办法来运行学会,使其度过了一道道难关,这些经营方法或方式值得当前我国一些困难的科学社团参考。

参考文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