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文化与美军战斗精神的关系研究

所属栏目:思想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美军非常重视文化在战斗精神养成中的重要作用,一贯主张要善于运用思想和文化的力量来提升军心士气,从“文化中心战”概念的提出到军事文化转型战略的制定,无不彰显了文化在美军战略中的重要地位.美军认为,文化作为孕育和滋养精神思想的沃土,是一种强大的渗透工具,可以穿透一切障碍,对战争实践中军队的精神力量有着重要影响,是军人战斗精神养成、军队战斗力形成甚至是影响战争胜负的深层次因素,是提升认识、振奋人心和激励士气的重要力量.因此,美军战斗精神的培育深深根植于美军的文化价值观之中,注重发挥文化塑造人、引领人、教化人的积极作用,使战斗精神培育具有丰富的文化意蕴.

    一、塑造职业文化是美军培育战斗精神的核心支柱.

    美国军人是职业化军人,对军人职业道德的培育是美军战斗精神培育的重要内容.美军认为,无论是军官、士官还是士兵都必须具备职业精神.提升战斗力的首要条件是确定职业标准,明确职业精神,塑造职业道德,培育职业文化.军人通过认识职业特性、理解职业道德、领会职业使命,从而激发个体高尚的职业荣誉感和责任感,这是培育战斗精神、塑造军人价值观的基石.

    美军的职业文化深受西方职业主义思想的影响.自 15 世纪马丁·路德首次提出具有现代意义的职业主义思想,将职业看做是一种“天职”,即神所交付的使命,而并不只是个人为满足其生存所从事的某个行当或营生,直到 21 世纪,这种将职业看做是个人在世俗社会中所追求的更高的责任与义务的“天职观”仍然是西方职业观的重要内容.这种职业观将职业视为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根本所在,职业生涯是人生历程中的主体部分,又是最具价值的部分.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尽管在西方将军事作为一种职业看待的历史并不长,但西方国家仍然普遍承认军事职业的专业性特征和特殊性地位.军事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军人战斗精神培育的重要性,战斗精神本身就是军人的职业精神.军人必须具有超常的职业素养,承担超常的职业压力,付出超常的职业成本.这其中既有法定义务,也有道德义务; 既有社会责任,也有职业使命.美军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认为军人的职业道德水平是作战士气不可或缺的部分,一个不忠诚军人职业的个体和群体在战斗中是绝对没有士气可言的.因此,在战斗精神培育中,必须首先对军人提出职业要求,对其行为作出非常详细而明确的规定,从而强化军人意识,明确军人的职责,约束军人的行为,确立起军人的行为准则,规范军人的言行.在美军内部,虽然对于军人职业品德应该包括哪些内容还没有统一的答案,但是关于军人必须遵守职业道德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争议的.美军各军种都把职业道德培养作为战斗精神培育的助推器和催化剂,在培育战斗精神的一系列措施中都渗透着对军人的职业要求,通过各种方式激发个体对职业的热情、兴趣和动力,使军人个体对职业具有高度的归属感,建构起军人的职业自觉,奠定军人的职业忠诚,从而树立他们需要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观念,最终达到提升军心士气的目的.

    二、提升文化素质是美军培育战斗精神的坚强基石.

    官兵过硬的素质是高昂战斗精神的基础和支撑,军人文化水平的高低对军队的战斗力有着重要影响.美军认为,现代战争是信息化条件下诸军兵种联合作战,科技含量高,要取得未来战争的胜利,就必须不断学习现代科技知识和军事理论特别是信息化作战理论,积极探索克敌制胜的新招数,全面提高官兵的心理、道德和知识水平,增强敢打必胜的信心.美军从战争需求出发,将提高官兵的科学文化素质作为军队教育训练的一项长期战略任务,并将其贯穿到了官兵服役的全过程.

    美军在《2010 年联合构想》中提出,未来联合作战的两大优势是“高素质的人员”和“信息时代的技术进步”.而军人的“高素质”主要指科学文化素养以及职业发展所需要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后者又包括个人品质、职业伦理道德在内的非智力因素以及身体素质.在《2020 年战略构想》中,美军更是提出要通过科学文化教育,把美军建设成为高度知识化、专业化的智能军队.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美军始终将素质教育作为军人能力提升的重要途径.

    例如,闻名于世的西点军校始终注重学员的德、智、体、职全面发展,在营造出强调职业道德和职业伦理的氛围基础上,对学员开展的教育与训练主要由三个领域构成: 科学文化知识学习、职业基本技能训练和身体素质训练.这三个领域的教育与训练促进了军人素质的养成.其中,为了夯实学员全面的、基础的科学文化素养,西点军校的学员必须学习的公共基础核心课程涉及哲学、伦理、外语、英语、历史、法律、社会学、领导学、数学化学、地理、武力、信息技术、军事测绘、心理学等极为广泛的领域.为了鼓励官兵在服役期间学习文化和专业知识,除了正规的院校教育,美军采取多种手段为官兵学习创造条件:

    美军请地方院校来部队开办分校,在军内基层单位组织各种业余技校和业余大学,教授文化课程和专业课程,使许多不具备大学学历的官兵进修了大学课程和第二学位课程; 通过互联网开设函授教育课程,进行互联网教学,满足官兵利用业余实践学习的需要,参加的官兵多达 50 多万人,每年都有很多人通过函授教育获得大学文凭和学位证书,等等,这些举措有效提升了官兵的科学文化素质和军事业务水平.

    三、开展文化活动是美军培育战斗精神的基本途径.

    文化活动是人类的娱乐和休闲方式,具有陶冶情操、舒缓压力、调节身心的重要功能.美军认为,军事职业的特殊性使军人对精神生活、文化生活和体育生活有着特殊的需求.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不仅可以调节军人寂寞枯燥的生活,消除心理压力和疲劳,有效稳定军心,激发官兵的创造力和潜力,促进艰苦紧张的训练作战任务的圆满完成,而且可以寓教于乐、达到潜移默化宣传教育的目的.因此,通过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来潜移默化地熏陶官兵,是美军培育战斗精神的又一重要方法.

    部队各种重大庆典活动,是美军熏陶官兵战斗精神的有效时机.各级领导和指挥官非常重视利用重大场合或重要时机,为部队的重大事件或个人入伍、晋升、退役等举行各种隆重的仪式和活动,提高了官兵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增强了部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保持了部队的稳定.美军还非常注重在业余文化娱乐和体育活动中熏陶官兵的战斗精神.制定了专门的“娱乐、福利与士气计划”,用来指导文化工作的展开,并在国防部、军种、集团军、军、师等均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军队的文化娱乐和体育活动.投入了大量经费为军人提供完善齐全的文体活动设施,如阅览室、图书室、卡拉 OK 室、网球室、保龄球室和健身房等,保障官兵业余文化生活质量.

    各级指挥官都重视把电影、电视、演出、舞会、音乐会、电台广播、报刊、图书、展览等丰富官兵日常休闲活动的重要形式安排好,以充实官兵的精神生活; 各部队还经常组织大量的球类等体育活动和比赛,强健军人的体魄,培育竞争意识和战斗精神.此外,美军还积极探索使用网络、传媒等现代手段为官兵提供服务,加强军队的网络文化建设,不仅开发利用互联网的学习与教学功能,还充分挖掘互联网的娱乐和服务功能.比如美国陆军推出了不少用于美军训练、征兵宣传或供军人学习的游戏软件,成为电子游戏产业“最创新的创作者”; 战地博客的开通较好地排遣了伊拉克战争期间官兵的消极情绪,鼓舞了斗志.这些措施增强了文化活动的活力和吸引力,对提高官兵士气、稳定军心、凝聚军心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营造文化传统氛围是美军培育战斗精神的重要手段.

    军队的优良传统对于战斗精神培育而言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美军虽然只有 200 余年历史,但其特别善于从军事文化传统中汲取力量.美军认为,军人的传统是全体军人的指路明灯,因此,在战斗精神培育过程中,美军非常注重战史教育和光荣传统教育,以各种方式宣传、弘扬军队中的好传统,努力让官兵在接受、继承、发扬优良传统中增强战斗精神,激发官兵的自豪感、责任感,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有效的.

    美军对传统一贯重视,认为其是提升官兵士气、激发官兵战斗精神的重要手段,并在许多条令条例中对其予以强调.如美军在《陆军军官手册》中提到: “在美国陆军的历史上,无数职位低下的或居高位的人士,包括军士、士兵和军官,都在树立和保持准则方面做出过贡献.今天我们这支伟大陆军的官兵继续维护这一准则,并将对这一传统感到无比自豪.”美国陆军《高层领导与指挥》条令也指出,担任高层职务的领导者和指挥官,必须遵守和维持军人职业原则,捍卫传统: 讲话谨慎、遵纪守法、随时准备参战、爱护士兵、协调一致、举止文明、不参与政治.由此可见,营造文化传统氛围在美军战斗精神培育中的重要地位.各院校、部队做足了宣传历史的文章,战争遗迹、“英雄”塑像、战利品、指挥官照片、战例文字说明和图片比比皆是.通过文化传统熏陶营造为国家服务的氛围,形成无条件服从国家利益需要的思想.在阵亡将士纪念日、美国独立纪念日、国旗制定纪念日等重大节日里组织隆重的纪念活动,在追忆历史的过程中,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等,坚定官兵“国家至上”“为国家献身无上光荣”的信念,使官兵从思想上、感情上对美国光荣的历史和神圣的使命产生崇敬和向往.美军更注重对纪念场馆的建设.许多单位都设有本单位的军史室和荣誉室,陈列大量的资料、图片、战利品、纪念品及其他实物,以求在展示本单位的战斗历程、典型战例、歌颂“英雄人物”的过程中,使官兵重温本部队的光荣历史,美国五角大楼的走廊里就布满了展示军史战史的陈列橱窗,橱窗里精心布置着油画、照片、图表和枪支、头盔等各种实物; 美军极为重视为在历次战争中阵亡的官兵立碑建墓,建有各种纪念碑和阵亡将士墓,这些墓碑和纪念馆的建立,能够起到教育部队、民众和安抚军心的作用,对美军官兵的影响很大.此外,美军将传统教育作为精神教育的重要内容,包括国家传统、军队传统、本军种传统等在内都是进行精神教育时强调的重点.美军认为,军史战史等传统教育对于培养官兵的荣誉感和自豪感,激励部队士气,激发团队精神具有重要意义.美军经常请退役将领到部队讲美军的传统,采取各种方式宣传美军的“光荣历史”和“辉煌战功”,让官兵学习和感受所在部队的“英雄战史”,从而强化军人的光荣感、自豪感和团结精神.

    参考文献:

    [1]房忠贤,张成富. 西方国家军队政治工作透析[M]. 北京: 国防大学出版社,2001.

    [2]徐云兰. 战斗精神的探索[M].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2005.

    [3]路加模. 战斗精神培育---理论与实践的探索[M].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2005.

相关标签:摘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