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出现与研究价值

所属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思想政治教育论文第三篇: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出现与研究价值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是思想政治教育现象及其内在关联性的重要表征,是分析思想政治教育内部结构与功能的切入点,也是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发展水平和特征的重要范畴。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理论研究中的出场,是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学科发展紧密相关的。加强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是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历史研究、比较研究的内在需要,是深化思想政治教育本质研究、规律研究的具体路径,是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创新、时代发展的理论动力。   关键词思想政治教育; 形态; 形态学;   Preliminary Study on Issue of Morpha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Yang Wei   形态是描述事物发展状态的范畴。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可从其形态上作直观的描述和呈现。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分化发展,是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重要标志。对思想政治教育进行形态学的分析,把握其形态的分类、更迭及其塑造规律,既是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研究、现实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思想政治教育本质研究、发展研究的理论路径。   一、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及其特征   一般而言,形态可以界定为事物发展所呈现出来的一种形式、状态,是事物的外部面貌与呈现特征。形态是事物内部构造、结构功能、发展阶段的一种客观表征,是事物演化进程的客观呈现,它是可以被把握、被感知和被理解的。通过对形态的研究,可对客观事物进行分类,对其发展演化的阶段性特征进行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形态,即作为一种人类社会实践活动的思想政治教育,在形成发展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形式、样态,是思想政治教育的结构状态或组织形式。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源远流长、与时俱进,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纷繁复杂、变动不居。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在形成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形式与样态上的变迁,这种变迁在不同空间、不同时间、不同水平上就呈现为不同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它是标志思想政治教育客观存在的一个范畴,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外在表现形式,是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某种状态。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是思想政治教育现象及其内在关联性的重要表征,是分析思想政治教育内部结构与功能的切入点,也是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发展水平和特征的重要范畴。   与其他事物的形态相比,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既具有共性也具有特殊性。从共性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同其他事物形态一样,都具有客观性、变动性、多样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首先是客观存在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客观存在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客观存在性得以确证的必要条件。虽然思想政治教育是人类一种自觉的、有组织的、有计划的实践活动,是人类改造自身精神世界的特殊活动,但这种活动仍然是甚至必然是诉诸一定的形态与形式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是变动不居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变动发展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变动发展性的重要方面。思想政治教育的质变与量变,无疑都会体现在形态方面。变动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在时间维度上客观存在的一种体现。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是多样的。多样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在时间维度上变化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在空间维度上客观存在的方式。思想政治教育的变动发展性,不是在单一性、封闭性,而是在多样性、开放性中为自己开辟道路。   从特殊性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具有模糊性、复合性、复杂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模糊性,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呈现形式与过程是模糊的,具有某种无边界性和不确定性。比如,它既可以在教育形态中呈现,也可以在政治形态中呈现,又可以在文化形态中呈现;它既有显性的运行过程,也有隐性的运作机理,又有时显时隐的变换机制。这就给我们带来日常认知和理论研究中的困难。虽然大家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与现象的客观多样性形成了基本共识,但是,对于这种客观多样性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长期以来缺乏明确的“所指”,陷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言说困境中。思想政治教育似乎有各种各样的形态,但这些形态好像又不太确定,甚至很难与其他相类似的教育形态、政治实践形态、文化活动形态明确地区分开来。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这种模糊性,是与其复合性及复杂性紧密联系的。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具有高度复合性与复杂性的实践活动,这就使思想政治教育的形态呈现出复合性与复杂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通常是多种实践活动形态以较为复杂的形式复合而成的。作为一种对人的思想政治素质进行综合塑造的实践活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往往复合了政治实践、文化实践、教育实践等多种实践形态。而多种实践形态交错融合,又导致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呈现出类型上、演化上的复杂性。   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与其他事物形态的共性,决定了对其开展形态学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可能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模糊性、复合性、复杂性,意味着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进行研究有学理上的必要性。使模糊的形态变得清晰,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类型与层次,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在理论研究中需要出场。   二、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出场   “任何一门科学的目的和任务,都是要从其研究对象的现象形态中找到此类对象的本质和规律,从多样性中找到同一性,使我们的有关知识成为有条理、合逻辑的科学性的系统。如果所研究的现象形态过于复杂多变,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使用某种统一的原理或原则,把它们分门别类。”[1]对各种思想政治教育现象进行分类、分层,从外部状态与特征的描述进入到内在构成与功能的分析,离不开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把握。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过程、演进规律与本质属性的揭示,如果缺少了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尤其是形态的理论言说,就必然会在“证据链”与“逻辑链”上产生不同程度的断裂。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并不是一个被“发明”的概念,而是一个学科“自我发现”的范畴。它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或者说进入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理论视野,有其内在的实践逻辑与理论逻辑。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理论研究中的出场,是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学科发展紧密相关的。   与其他任何事物一样,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的必然结果或者突出表征之一,就是思想政治教育在形态上的“显在化”与多样化。在人类尚未进入文明社会之前,就出现了思想教育、道德教育等思想政治教育的萌芽形态。进入阶级社会以后,思想政治教育逐渐成为一定阶级或政治集团的自觉实践活动,出现了主导性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这种主导性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又呈现出时间上、空间上的多样性,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历史样本与实践样本。随着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实践与理论体系的逐渐形成与发展,实现了思想政治教育在形态上的重要飞跃,成为无产阶级公开的、自觉的、系统的实践活动。中国共产党人在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实践探索与理论创新,又将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升华到一个新的水平和发展阶段。思想政治教育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的重要方面,成为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甚至成为学科建制的研究领域,推动了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从自发到自觉、从经验到科学的深刻转变。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在不同时空领域、不同组织机构、不同群体类型、不同技术环境等方面的迅速变革与分化发展,丰富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样态与形态,改变着人们对传统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认知。   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逐渐进入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研究视野,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不断深化的结果。随着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现象、本质、发生、根源以及中外比较等基础理论问题探讨的深入,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也逐渐引起学者们的关注。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初创之时,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作为一个具体概念或理论问题尚未明确提出,但是在讨论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发展,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国家思想政治教育的特征与区别时,都会不同程度地论及这个问题。郑永廷教授较早地明确提出三种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即主导性思想政治教育、生活化思想政治教育和虚拟性思想政治教育。[2]这种划分实际上已经对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基本形态做出了长时段、总体性的历史总结,虚拟性思想政治教育的提出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的新形态也做出了前瞻性的理论预判。这种自觉的理论把握旨在揭示思想政治教育本原性、本质性、发展性的基本理论问题。这无疑给我们某种提示,即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可能是通向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研究、本质研究的路径之一。   近年来,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研究沿着几个不同方向和路线推进。一是对某种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或者思想政治教育某种要素之形态的专门研究。比如,石书臣就主导性思想政治教育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3]白显良就隐性思想政治教育进行了深入的研究,[4]也有关于社会教育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研究。[5]与此同时,有关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形态、[6]思想政治教育载体的形态、[7]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形态[8]等研究,也有不同程度的展开。二是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转型问题的研究。比如,孙其昂系统地研究了思想政治教育的现代转型问题。[9]孙迎光认为,面向生活型的思想政治教育是我国思想政治教育新的发展趋势和前进方向。[10]三是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发展与创新问题研究。随着对思想政治教育发生、发展问题讨论的深入,有关思想政治教育原始形态问题、古代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发展问题、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发展趋势问题等,逐渐引起学者们的讨论。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社会组织形式等外在环境的深刻变化以及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与理论研究的日益深化,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面临新挑战,新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不断涌现,这些都激发了学者们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进行更富有时代性、前瞻性的考察。   可以说,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形态、学科形态的丰富与发展,为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研究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与条件。思想政治教育在当代中国的实践尤其是在新时代的实践,使人类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形态呈现出新的精神气质、新的表征方式;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设置及理论研究的深化,本身昭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重要变迁,也使古往今来的诸种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得以在学科框架和学术话语中进行理论表述。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分化组合将更为显着,其递嬗演进也将更为快速,思想政治教育学要在纵横比较中全面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进程与发展方位,要在对复杂现象的分析中揭示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属性与内在规律,要通过创造性继承与创新性发展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都有必要进一步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研究。   三、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价值   总体而言,当前有关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无论从系统性还是从深度而言,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加强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是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历史研究、比较研究的内在需要,是深化思想政治教育本质研究、规律研究的具体路径,是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创新、时代发展的理论动力。   第一,有助于推进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研究与比较研究。事物的形态既是历史性的,也是彼此联系的。对某一事物的历史进行描述、对其阶段性特征进行概括,需要把握该事物形态的变化过程;对某一事物与其他事物的区别与联系进行分析,需要把握此事物与彼事物在形态上的差异性与同一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是思想政治教育历史研究与比较研究的重要分析单元。思想政治教育历史研究,要求对思想政治教育在时间上的展开形态及其变化过程进行具体研究;思想政治教育比较研究,要求对思想政治教育在空间上的分化状态及其相互关联进行具体研究。只有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进行历时态和共时态的研究,通过纵向考察和横向对比,才能展现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历史线索和空间方位,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脉络和普遍特征。   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发展,通常会在形态上直观地展现出来,遵循着其内在的历史逻辑。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更迭受到社会结构、政治体制、意识形态、历史传统、外部交往、科学技术等复杂因素的影响,往往发生于一定社会制度、政治体制以及意识形态处在深刻变革的历史时点上。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往往随着主要政治力量的变更而变更,随着人们政治生活场域的扩展而扩展,随着政治意识形态加工及传播水平的发展而发展,呈现出从零散到系统、从自发到自觉、从简单到复杂、从经验到科学的发展态势,这就给我们考察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发展提供了经验性的支点。运用比较研究的方法,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在时间、空间形态上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比较思想政治教育学的重要学科内涵和学科使命。比较思想政治教育学所研究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一般而言分为三种:其一是实践形态,即人类所从事的各种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其二是观念形态,即人类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观念反映。其三是制度形态,即人类在一定观念的指导下,在实践中所创设的各种思想政治教育制度。[11]对不同形态尤其是国内外思想政治教育典型形态开展比较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由个别性走向总体性、由特殊性走向普遍性、由封闭性走向开放性的重要路径。   当前,在思想政治教育发展史与比较研究中,尚缺乏形态学的考察视角。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多是从断代史、专题史的角度,展开对思想政治教育发展阶段的研究。从人类历史发展全过程、思想政治教育发展全系统的角度,对人类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形成、变化、发展的基本形态及其谱系展开贯通式、全息性的研究较少,研究难度也较大。笔者在对思想政治教育发生问题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就深感如果不能说清思想政治教育的萌芽形态、形成形态、发展形态等问题,就无法从理论上深化思想政治教育发生史、发展史的研究。同样,在思想政治教育比较研究中,如果不能找出若干思想政治教育的典型形态,并对此做出全方位的比较分析,也无法真正做出有说服力、有价值的比较研究。这些问题都有赖于从历时态与共时态的角度,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形态、典型形态及其时空关系,展开形态学意义上的研究。   第二,有助于深化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本质、规律等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经由现象看本质,透过形态看现象。对纷繁复杂的思想政治教育现象进行分类研究和整体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揭示思想政治教育本质及其规律的理论前提。形态研究是勾连个体研究与总体研究、现象研究、本质研究的中介。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既具有个体性、具象性,又具有类型化、可抽象性特点,因此可以构成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进行类型研究、抽象研究的基本单元。   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可依据主体类型、主要领域、组织化水平、呈现方式等核心要素进行划分。按照主体可划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个体形态、群体形态、阶级形态、国家形态等;按照领域可划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日常生活形态、公共生活形态、虚拟空间形态等;按照组织化水平可划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自发形态、经验形态、制度形态、科学形态;按照呈现方式可划分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泛在形态、隐性形态、显性形态。如果能够对以上思想政治教育诸形态展开分门别类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的类型学与谱系学认知,必将有利于深化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的研究。   美学学者柯汉琳认为:“美的形态学是美学理论体系中最具体、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正如没有美的事实,任何美的本质研究都是虚幻的一样,没有美的形态学这一环,任何美学理论都是空洞的。”[12]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不仅是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进行类型学研究的重要抓手,而且是通向思想政治教育本质研究、规律研究的重要入口。从多样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中抽取其内在的、普遍的规定性,可以归纳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属性;从变动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中把握其不变的、稳定的规定性,可以揭示思想政治教育的规律。   当前学界关于思想政治教育本质、规律等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多是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内部直接进行理论抽象,而这种抽象往往忽略甚至跳过了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本身复杂性、多样性的具体把握。这就使思想政治教育本质与规律问题的研究,容易与思想政治教育现象之间产生某种脱离。因此,只有不断深化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我们才能避免由于这种逻辑“跳跃”带来的对思想政治教育本质与规律问题的认识误差。这也说明了,对思想政治教育本质与规律的揭示,还有待于更多“迂回地进入”,即要在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呈现形式——思想政治教育现象与形态进行必要的、充分的研究基础上,采取由表及里、由个别到一般、由静态到动态的研究路径,从而不断接近对思想政治教育本质与规律的真理性认识。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正是这种必要的“迂回”。   第三,有助于为推进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创新发展提供理论参照。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时代问题。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进行形态学研究,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进行类型学、谱系学研究,其目的是对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形态进行理论透视和实践审视,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创新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于广大思想政治教育实际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而言,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即在长期的革命建设过程中形成的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到底为人类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作出了哪些新贡献?伴随改革开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成长起来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到底在哪些方面体现了中国特色?站在新的时代起点上,我们又如何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继续推进思想政治教育的创新发展?   要回答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我们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形态做出历史性、世界性、前瞻性的思考。思想政治教育并不是无产阶级与中国共产党人的“专利”。事实上,古往今来很多的社会群体与政治集团都开展了不同形式的思想政治教育活动,都曾经塑造过或者正在塑造着不同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剥削阶级从其阶级利益出发塑造了为少数人服务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其间既创造了具有进步意义的典型形态,又产生了带有阶级与历史局限性的变异形态。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则力图塑造一种为大多数人服务、促进社会成员全面发展的新形态。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革命、建设与改革实践中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进行了全方位、系统化、革命性的塑造,并不断探寻推动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创新发展的路径。因此,只有将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置于人类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大历史”中,通过与其他时代、其他国家、阶级与群体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纵横比较与分析,才能对中国共产党思想政治教育在理论探索、实践创新、制度建设、文化引领等方面的历史性继承与时代性创造做出科学合理的判断,才能在此基础上深刻地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到底“特”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能够确立在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自信。   与此同时,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做出经验性、总体性的阐释,也必须深化对思想政治教育时代形态自身的研究,而在这一方面理论研究的自觉性与系统性还不够。比如,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不仅是思想政治教育在网络领域里的拓展与延伸,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思想政治教育的新形态。思想政治教育与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媒体新技术的深度融合,将给传统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带来深刻的变革,这就需要我们在加强实践运用层面研究的同时,自觉地开展形态学层面的理论研究。再如,思想政治理论课不仅需要从课程教学与学校教育的角度进行审视,更需要超越对课程教学形态的认识,上升到国家意志与意识形态工作的高度,把握思想政治理论课作为一种国家形态思想政治教育的特殊性。当然,随着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发展,在体制之外存在着更加多样多变的社会形态、生活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也需要我们给予必要的理论关注。   时代的发展不断催生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新形态,同时也呼唤着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创新。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发展呈现出很多新样态、新特征,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迫切需要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创新发展。对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形态进行研究,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现时代形态与历时性形态、共时性形态进行纵向与横向的比较,有利于对当前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发展进行准确定位,并对其未来发展态势与创新路径进行科学研判。新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创新发展,要秉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基本原则。我们既需要在历史与国际比较中增强对中国特色思想政治教育的认知和自信,更需要在继承和吸收人类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优秀成果基础上,在对思想政治教育时代形态的全方位、全系统审视中,对未来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可能形态做出科学预判,敏锐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发展的要求与趋势,自觉增强塑造思想政治教育新形态的意识与能力。   总之,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是一个在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中需要引起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分类、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更迭、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塑造等问题,需要做更深入系统的研究。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形态问题的研究,并不意味着急于做形态学理论层面的建构,更重要的是汲取形态学方法论的智慧,探索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新视角、新方法。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与方法,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与本质、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与结构等问题进行阐释;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与方法,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演化的历史逻辑、基本脉络以及思想政治教育形态更迭的历史动因进行阐发。同时,也要注重吸收形态学方法的科学内核,将思想政治教育形态视为一个客观的、变动的、有其空间分布性与时间流变性的存在,借鉴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形态学理论与方法,着重采用类型学、谱系学分析方法,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的构成类型及演化谱系进行研究。   参考文献   [1]吕大吉.宗教学通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71.  [2] 郑永廷等.现代思想政治教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3]石书臣.现代思想政治教育主导性研究[M].南京:学林出版社,2004.  [4]白显良.隐性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5]刘梅.论思想政治教育的社会教育形态[J].思想教育研究,2011(9).  [6]王颖.试析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三重形态及特征[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02(10).  [7]熊建生.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形态的层次结构[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6(9).  [8]贺才乐.思想政治教育载体的形态及其特点[J].理论与改革,2003(11).  [9]孙其昂.思想政治教育现代转型研究[M].北京:学习出版社,2014:30.  [10]孙迎光.思想政治教育的三种形态[J].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2).  [11]杨威.比较思想政治教育的制度之维[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7(6).  [12]柯汉琳.美的形态学[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8: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