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蕴含的世界历史理论及东方社会主义

所属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20 世纪东方社会主义出现标志着一种新的文明的诞生,也引发种种议论,各种攻击社会主义的言论曾经甚嚣尘上。尤其是苏东剧变之后,所谓东方社会主义“早产论”的论调更是充斥西方报刊。今天,重读《共产党宣言》,其中所包含的丰富的“世界历史理论”对于深刻理解东方社会主义,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一、以《宣言》为中心的世界历史理论

  1845 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首次提出“世界历史”思想,他们以惊人的洞察力注意到资本主义时代大背景下所具有的新特点,用“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这一命题表明了世界逐渐形成多民族国家相互依存和影响的整体的历史趋势。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随着生产力、交往和分工的发展,各民族的“历史就在愈来愈大的程度上成为世界的历史”,“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他们列举了这样几个事实: “如果在英国发明了一种机器,它夺走了印度和中国的无数劳动者的饭碗,并引起这些国家的整个生存形式的改变,那么,这个发明便成为一个世界历史性的事实; 同样,砂糖和咖啡是这样来表明自己在 19世纪具有的世界历史意义的; 拿破仑的大陆体系所引起的这两种产品的匮乏推动德国人起来反抗拿破仑,从而就成为光荣的1813 年解放战争的现实基础。”这里所讲的“世界历史”,不是指通常意义上的世界史即人类历史,而是特指各民族、国家通过普遍交往、进入相互依存状态,使世界整体化以来的历史。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视野中,世界历史有两种涵义: 第一种涵义的世界史是指民族的、地域性的历史,第二种涵义的世界历史是指世界性的、整体性的历史。就第一种涵义而言,例如,德国人的事情“仅仅是德国人本民族的事情,而且对德国来说也只有地域性的意义”。而就第二种涵义来说,历史就由民族的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

  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第一次从现代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市场经济世界化的现实历史角度,对近代以来的世界历史趋势做了初步的概括,那么,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则以更加开阔的视野考察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发展问题,明确指出,资本主义所开辟的历史是一个世界历史进程,共产主义以世界历史作为前提。过去对《宣言》中的世界史观重视不够,只把唯物史观、阶级斗争视为《宣言》的基本思想。160 多年后重读《共产党宣言》,我们才得以发现《宣言》与唯物史观理论上的新大陆,这就是深刻并且超前地反映了全球化趋势的世界史观。

  《宣言》是以世界历史为背景来分析资本主义时代的。世界历史既是由资本主义所开辟的,它同时又是资本主义产生的前提,地理大发现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直接促进因素。

  《宣言》指出: “在 16 世纪和 17 世纪,由于地理上的发现而在商业上发生的并迅速促进了商人资本发展的大革命,是促使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过渡的一个主要因素。”“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东印度和中国的市场、亚洲的殖民化、对殖民地的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

  《宣言》不仅阐明了上述资本主义开创“世界历史”时代的外部条件,而且还考察了资本主义开创“世界历史”的内部因素———生产方式———的发展。《宣言》展示了分散的世界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和发展,形成为整体的生动画面: “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使反动派大为惋惜的是,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死倏关的问题; 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 它们的产品不仅供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

  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分隔和对立日益消失。”

  “世界历史”理论在《共产党宣言》中已经逐步系统化。这一理论在马克思后期的思想中又有所发展。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 1857 -1858 年经济学手稿) 》中,马克思指出: “世界史不是过去一直存在的; 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在 1881年写给查苏利奇的信中,马克思要求人们在考虑俄国农村公社的前途时,要认识到它是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处于“同时代的东西”。

  二、世界历史理论与东方社会主义道路

  世界历史的形成和发展,把整个世界“纳入”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体系。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是以此为前提设想未来社会的。“交往的任何扩大都会消灭地域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这就是人们所熟知的革命“同时胜利论”。这个思想,后来恩格斯作了更加明确的说明: “单是大工业建立世界市场这一点,就把全球各国人民,尤其是各文明国家的人民,彼此紧紧地联系起来,以致每一国家的人民都受到另一国家发生的事情的影响。……因此,共产主义革命……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活动场所。”

  然而,世界历史后来的发展超出了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的设想,东方落后国家先于西方发达国家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客观上形成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一球两制”并存的局面。这是因为东方那些刚刚建立资本主义制度或仍处于前资本主义的民族,由于它们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并存,“由广泛的国际交往所引起的同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的竞争,就足以使工业比较不发达的国家内产生类似的矛盾”,因此,这些较为落后的民族或国家跨越完整的或典型的资本主义阶段而走向社会主义,本身就具有了历史的必然性。没有资本主义开创的世界历史,东方一些落后国家就不可能走上缩短资本主义道路的过程。

  马克思在分析俄国社会发展道路的过程中,始终强调要从历史客观规律出发,从俄国社会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和世界历史环境出发。在马克思看来,俄国能否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走上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关键取决于俄国当时所处的历史环境和生产力水平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俄国社会之所以有可能“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就在于它“恰恰又生存在现代的历史环境中,处在文化较高的时代,和资本主义生产所统治的世界市场联系在一起”,就在于俄国农村公社是“和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是同时存在的东西,这使它可以不必接受资本主义的活动方式而占有它的各种成果”。“如果俄国是脱离世界而孤立存在的,如果它要靠自己的力量取得西欧通过长期的一系列进化( 从原始公社到它的目前状态) 才取得的那些经济成就,那么,公社注定会随着俄国社会的发展而灭亡这一点,至少在我看来,是毫无疑问的。”

  就中国而言,1840 年,帝国主义的大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强制性把中国拉入世界体系之中。从此,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半封建社会,成为资本主义整个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也变得异常复杂了。一方面,中国生产力的发展不仅受本国封建生产关系的影响,而且受生产的国际关系即资本主义世界生产关系的制约,帝国主义把中国的生产纳入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使中国成为其广阔的商品市场、投资市场和原料供应地。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加速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解体,使中国获得了世界历史性的存在。另一方面,中国的生产关系不仅受到本国的现有生产力的作用,而且受到世界先进生产力的冲击。帝国主义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在中国开办工业、商业,在客观上促进了先进生产技术引进,导致新的生产力与原有的生产关系的矛盾激化。由这种复杂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所决定,在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这一母体必然产生出交互作用的各种矛盾,如帝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与人民大众的矛盾,帝国主义同民族主义的矛盾,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等等。在这些矛盾中,帝国主义同中华民族的矛盾和中华民族同封建主义的矛盾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矛盾。

  在当时,前者更具有主导作用。“帝国主义列强侵入中国的目的,决不是要把封建的中国变为资本主义的中国。……相反,它们要把中国变成它们的半殖民地和殖民地。”这就是说,把中国强行拖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决不允许中国成为独立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是由西方资本主义自身的利益所决定的。与此同时,当中国进入 20 世纪上半叶的时候,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即资本主义的弊端已经充分暴露,世界历史的走向是社会主义,尤其是“胜利的社会主义十月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方向,划分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时代”。

  正是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激化及其对中国的冲击、影响和渗透,以及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新时代,这些国际国内条件结合在一起,使中国处于一种特殊的历史环境之中,且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已被堵塞,而走向社会主义却具有了历史的必然性。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国在比俄国更落后的基础上,超越了资本主义充分发展阶段而直接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 1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 2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 3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5.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 19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63.
  [5]资本论( 第 3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5.
  [6]毛泽东选集( 第 2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