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后中亚的潜在地缘价值及其优势转化

所属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在地理上中亚地区处于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是连接欧洲与亚洲的陆上走廊、中亚路上的枢纽中心。目前,中亚不但是我国对西开放的门户,同时也是我国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核心区域,我国历朝历代都十分重视中亚在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和意义。目前对中亚国家和地区的称谓主要是采取前苏联对于中亚国家的定义,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前苏联解体以来,中亚国家在国家建设和发展过程中面临着许多的问题和挑战。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对中亚国家的政策和策略,冷战后由于 911 事件导致的阿富汗战争、颜色革命等等都显示出这些大国间的博弈和资源争夺企图,使中亚的地缘价值不断飙升。

  从文化层次来看,在历史上中亚也是连接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枢纽基地,西面是以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为主的西方国家,在东面则是以佛教和儒学为核心价值的东方国家,中亚本身则是以伊斯兰文化为核心的地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中亚国家是承担丝绸之路经济、文化等交流的重要枢纽。当然,中亚的地缘价值不仅仅是文化的载体,还隐藏着众多的战略潜力和战略资源。

  其主要的潜在地缘价值在于:

  1. 从统计数据来看,中亚地区目前是世界范围内经济增长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同时中亚国家的民众购买能力也在不断增长。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出现经济滑坡时,中亚作为世界上少数的几个经济增长点,成为了世界贸易大国商品倾销争夺比较激烈的地区。

  2. 中亚国家和地区也是世界大国意识形态和价值的输入地。自从前苏联解体后,由于上层建筑的倒台,原有的共产主义体系一夜间轰然崩塌。中亚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呈现“真空”状态,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极力推广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民主自由化主张,通过各种渠道和策略大规模介入中亚事务,妄图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

  3. 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作为其继承者不愿意看见自己的传统势力在中亚地区受到威胁,与中亚国家领导人签署各种协议继续维持自己的传统影响力和实力。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也加紧增强自己的军事力量,在中亚地区借助各种事件建立自己的军事基地和要塞,两者的博弈严重扰乱了该地区的和平和稳定。

  4. 核危机。前苏联是世界最大的核武器拥有国,其核力量足够毁灭地球数十次,但是解体后很多原有的核武器没有得到有效监管,流入到了各种势力手中,有迹象表明一些核武器原料和部件有可能落入一些极端组织和个人手中。面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这些问题使得中亚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5. 伊斯兰复兴主义的策源地之一。前苏联时期由于当局对于意识形态领域管控得相当严格,伊斯兰教的发展受到严格的控制和监管,所以当时在整个前苏联地区伊斯兰教的影响力是较弱的。但是后来由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发展战略以及前苏联的解体,原有的管控体系瓦解。同时中亚地区的民族与伊斯兰教在历史上就有根深蒂固的联系,加上境内外的各种伊斯兰势力不断涌入,从目前来看该地区已经伊斯兰化,而且各种伊斯兰组织已经实现了政治化的目标。各个国家与组织在与中亚地区交流时,宗教因素己经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现实问题。

  6. 资源价值。中亚国家从目前的人数统计来看有 5700 万左右的人口,而且中亚国家蕴含相当多的自然资源,例如,铜的地下存储量目前占到全世界的13% 左右,铁的地下存储量目前占到全世界的 9.8% 左右,铝的地下存储量目前占到全世界的 11%左右,石油和天然气的地下存储和开采量目前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地区之一。面对世界范围内自然资源的日益短缺,这些具有吸引力的数据当然也是世界各国争先介入中亚国家事务的最有力的因素。同时,中亚国家丰富的旅游资源也是全世界各个国家开发的对象之一。

  由于中亚国家本身实力相对较弱,在对外交往和发展过程中始终处于弱势地位。而且由于族际、资源分布、发展不平衡、国民素质、大国博弈、宗教等问题的存在,中亚五国在发展过程中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内部协调机制,所以在实际发展过程中没有很好地利用和享受到自然资源所带来的福利。由此,笔者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思路提出了以下建议和意见,希望为中亚地区的和平发展和营造周边和谐环境产生一些效益。

  中亚国家在努力加强自己的独立性和提高国际地位的过程中,应该着眼于借助自己有利的地缘经济、地缘政治等因素,提高自己的地缘优势转化。

  1. 当今世界的发展主流是“和平与发展”,世界多极化的趋势也无法避免,中亚国家在发展思路上应该努力做到“不选边站”,努力在世界潮流中营造自己的多极化格局。特别是在经济与文化上强化与中国的交流深度,为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实现注入活力。

  2. 面对伊斯兰复兴主义的影响,中亚国家一定要做到不受极端思潮左右和影响,努力引导各个民族宗教理性化发展,避免地区的极端化。

  3. 建立和健全与世界各国的对话机制,避免西方国家在新时期的“和平演变”,创建一个稳定并适合国情的政府机制。

  4. 努力转化资源优势。目前,中亚国家在与西方国家的外贸交流中完全处在一个原料供应地的角色,单一化的发展机制很容易受到各种事件和经济危机的影响。在发展战略中中亚国家应该实现多元化发展机制,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和知名度,健全产业链。

  5. 腐败问题。中亚地区的腐败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严重影响地区发展和稳定的主导因素,包括前期的颜色革命等事件主要的诱发原因就是国内政治的混乱以及官员腐败。从长远来看,中亚国家必须制定符合国情的反腐机制,摧毁腐败产生的温床,避免给予国外政治势力介入地区事务的机会。

  中亚国家和地区在历史上就与我国的历代王朝和政府存在事实交流和协作。在历史上我们将中亚称为“西域”,在政治上“西域”诸国与中原政权的合作交流是主流,文化上相互吸纳借鉴,经济上互信往来共融发展。在现代中亚国家作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必经之地,是中国政府向西开放的交通要道,对于中国的影响和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由此,我国在当前与中亚国家交往和发展过程中也应该继承历史上的丰富经验,在经济上共惠、文化上共享、政治上互信,为区域发展和世界和平添砖加瓦。

  [参考文献]

  [1]杰弗里·帕克. 二十世纪的西方地理政治思想[M].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2.

  [2]卡·托卡耶夫. 在独立的旗帜下———哈萨克斯坦外交概论[M]. 阿拉木图: “比利姆”出版社,1997.

  [3]张友国. 论析中亚的战略资源价值及其对中国的战略意义[J]. 北京科技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6( 03) .

  [4]赵青海. 欧盟新中亚战略评析[J]. 国际问题研究,2007( 05) .

  [5]解晓东,赵青海. 解析日本的中亚外交[J]. 国际问题研究,2009( 03) .

  [6]徐小杰. 新世界的油气地缘政治[M].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

  [7]尼科娃. 中亚与亚太地区[J]. 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1999( 04) .

  [8]杨发仁. 亚欧第二大陆桥研究[M]. 乌鲁木齐: 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99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