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危机和西方对俄制裁对欧洲能源安全的影响

所属栏目:国际政治论文 论文作者:/
论文摘要

  据“透明国际”资料显示,乌克兰是2013年欧洲最腐败的国家,位于世界腐败指数国家排名的第144位。腐败的节点集中于乌俄天然气交易,一批集中在顿巴斯地区的能源、冶金、石化寡头按照党派、媒体托拉斯等团伙瓜分机制倾吞了公共资源。乌克兰国内的天然气价格被人为压低,政治化和不稳定的经商环境使投资者的投资意愿大打折扣,有些投资者甚至铩羽而归。

  乌克兰是世界第六大天然气消费国,2012年天然气消费量为500亿立方米,本国产186亿立方米,不足部分从俄罗斯进口。

  乌克兰具有面向欧洲的庞大管道输送能力和储存能力,因此,乌俄在天然气供应上的博弃让欧盟倍受牵连且倍感休戚相关。俄罗斯每年经乌克兰向欧洲出口 1 200亿立方米天然气,乌西部地区拥有350亿立方米的储存能力,乌还拥有每天向中欧国家输送100万桶石油的管道输送能力。

  俄提供天然气的能力与乌克兰输送天然气的能力使乌俄在天然气向欧洲出口上相互依赖,同时,这种依赖关系由于乌克兰对俄供天然气欠款变得更为复杂。2005年之前,乌克兰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享有每千立方米比欧洲至少低40美元的优惠价格,但随着“颜色革命”后两国政治关系的变化以及国际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俄罗斯要求乌克兰接受快速涨价至欧洲平均天然气价格的时间表,从而爆发了 2006 -2009年的“天然气战争”,欧盟消费者成为俄停止供气的连带牺牲品。

  “天然气战争”爆发后,欧盟开始重视天然气供应源的多样化问题,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俄气”)也开始了减少过境乌克兰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战略。欧盟提出纳布科(NABUCCO)管道方案,拟从中亚输送天然气,分担欧洲天然气需求量的5%。但由于俄罗斯的阻碍和管道修建成本、气源保证等因素的制约,该管道已改成亚得里亚海至阿尔及利亚一希腊一意大利方案,只能满足欧洲天然气需求量的2%。2006 ~2011年,俄罗斯建设了“北溪”天然气管道(年输送天然气550亿立方米)。该管道从波罗的海海底将俄罗斯北部海港维堡和德国小城卢布明连接在一起。俄罗斯还通过白俄罗斯的亚马尔管道向西方出口天然气。2007年普京又提出“南溪”天然气管道(年输送量为630亿立方米)方案。该管道通过黑海至保加利亚的瓦尔纳将西伯利亚的天然气输送至塞尔维亚、匈牙利等东南欧国家,最终到达奥地利,从而满足欧洲天然气^%的需求。尽管该管道已于2012年12月正式开工,并计划于2020年竣工,但至今进展缓慢。目前,俄罗斯对欧洲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出口占欧洲需求量的1/3,俄罗斯每年从中获得2 500亿美元的巨额能源收人。其中,“俄气”向欧盟的供气能力为每年2 440亿立方米,公司有意将此能力提至目前实际出口量1 600亿立方米的一倍,最终达到每年3 500亿立方米。

  乌克兰进口天然气的价格

  尽管“俄气”知道乌克兰天然气公司无支付能力,但仍坚持将出口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提至欧洲平均水平。俄罗斯毫不隐瞒对接收(管)乌克兰天然气管道控制权的兴趣,而乌的目标是获得低价天然气。2010年4月,在亚努科维奇与普京签署将塞瓦斯托波尔俄罗斯海军基地的合同租用期延长至2042年的同时,俄承诺10年内将出口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降低30%。但由于俄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挂钩,而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提高使得俄对乌出口天然气打折的做法行不通。在此情况下,2013年12月乌进口俄天然气的价格达到每千立方米400美元。

  2013年,乌克兰自俄进口的天然气减至180亿立方米(2012年为314亿立方米)。与此同时,从2012年11月开始,乌克兰通过德国莱茵公司经波兰和匈牙利进口俄产天然气。2013年乌克兰从德国以每千立方米390美元的价格进口了 10亿立方米俄产天然气。为了能使从西方进口的天然气有较大幅度增加(达到100亿立方米),必须使斯洛伐克同意将其输入的俄产天然气经斯洛伐克一段反输给乌克兰。斯洛伐克经过较长时间的犹豫不决之后,于2013年12月终于作出了同意的决定,但该决定是在普京与亚努科维奇达成2014年1月1日~3月31日天然气折扣价(每千立方米268.5美元)、俄罗斯向乌克兰提供15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以及乌克兰暂停签署欧盟联系国协定之后几天宣布的,从而使乌克兰与欧盟的能源合作显得逊色而无足轻重。

  目前乌克兰的经济状况

  2014年3月1日,“俄气”宣布,乌克兰于2月14日支付了 2013年26.3亿美元天然气欠款后,仍有13.5亿美元天然气欠款。俄罗斯决定从为乌克兰提供的150亿美元贷款中先行拨出30亿美元用于支付天然气欠款。在乌克兰提出缓付欠款的要求后,不承认乌克兰新政权合法性的俄罗斯宣布中止其他贷款的拨付,“直到政治形势的明朗”。“俄气”同时宣布执行无折扣的天然气价格(每千立方米400美元)供气方案。

  乌克兰新任总理亚采纽克宣称,乌克兰目前的公共债务为750亿美元,乌克兰国库空虚,巳被盗窃、抢劫一空。乌克兰财政部认为,未来两年乌克兰需要350亿美元资金才能维持国家运转。到2015年年底,乌克兰需要偿还的外债和到期外国贷款为129亿美元。面对来自俄罗斯及其他各方的经济压力,乌克兰窘境丛生:天然气涨价、俄罗斯贷款停止发放,西方允诺的援助贷款如杯水车薪且救急不救穷,乌克兰对俄出口贸易受阻,可对欧盟出口的产品受技术标准和市场限制而寥寥无几……尽管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对俄的制裁措施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俄卢布和债券、股票已出现严重贬值),但乌克兰面临的后果远比俄罗斯严重得多。

  美国和欧盟答允向乌克兰各提供10亿美元贷款担保,而乌克兰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了 150亿美元的贷款请求。即使西方掌控的国际金融机构有贷款的可能,也不会在乌没有实行经济改革的情况下发放如此大金额的贷款。而乌克兰的经济改革必须包括取消金融寡头的特权、东部工业基地的自由化和提高效率等内容,这势必引起社会的负面效应。这些改革难题又必然在结构重组中出现并构成对改革的制约,最终造成国际金融机构对乌克兰贷款的制约。

  能源战略和安全的博弈无论乌克兰还是俄罗斯都不愿意看到因乌克兰“脱俄入欧”及欧美对俄制裁所导致的两败俱伤的结果,但天然气的新争端有可能使俄出口欧盟的天然气供应中断。与2006年和2009年不同的是,2013年冬天是一个暖冬,欧盟大多数天然气消费国的天然气储备高于平均数量。对于东欧国家来说,防止短期内可能出现危机的保护性因素仍然要靠上天的眷顾。但“天然气战争”有可能在隆冬季节爆发的阴影挥之不去。2009年1月保加利亚就曾因此进人人道主义紧急状态。

  在纳布科管道方案失败以及2010 -2013年乌俄接近、和好的一段时间里,“南溪”天然气管道似乎失去了其在欧洲能源安全战略中的价值。但乌克兰危机后,此条管道又重新提上了俄罗斯能源外交的议事日程;乌克兰的能源安全也似乎重新取决于来自欧盟的进口。对于乌克兰来说,来自斯洛伐克的供气必将予以重新考虑。此外,俄公司很可能借乌俄两国经济金融寡头间建立的关系,加紧收购包括输气管道在内的乌克兰能源资产。

  近年来,随着与北美“页岩气革命”有关的大量供气以及2014年3月欧盟能源委员会(CE)对俄油气公司在非竞争领域的不妥协态度,“俄气”在欧洲能源市场上的影响力逐渐减弱。在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冻结期”,这将有可能催生俄罗斯重新向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能源战略定位。

  目前’欧盟对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原油和煤炭有着相当髙的依赖,这也是欧盟在谴责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侵略行为”时相对于美国采取比较克制态度的重要原因。但从长期看,欧盟将会强化减少对俄能源依赖、完善能源治理的努力,逐步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另一方面,俄罗斯将会试图巩固其在欧洲能源下游领域的地位。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欧美实施对俄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新一轮能源博弈又将开始。

'); })();